※※※

 

  周澤楷起床的時候,有些頭疼,他慢慢地坐起身來,呆呆地看著飯店房間。

  他昨天好像有些喝醉了?那他是怎麼走回來的?他應該……是自己走回來了吧?周澤楷努力的回想昨天活動結束後的事情。

  昨天,大家都喝了一點酒,黃少天也有些酒勁上來,不停的和張佳樂說話,張佳樂被他纏得受不了,只好向自家隊長求救,韓文清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喻文州只好過來拎走黃少天,說帶他出去走走,等緩過酒勁了再回飯店。

  「那你自己還好吧?」王杰希看著喻文州,剛剛喻文州也喝了一點,不過最多的還是黃少天替他喝掉了,整個藍雨都知道的,喻文州酒量不好。

  「還好,不行的話我會搭車回飯店。」見黃少天還想再說些什麼,喻文州連忙把人給帶走了。

  剩下的人面面相覷,霸圖的韓文清等人自然是一道走,雖然說張佳樂有些醉了,但有韓文清和張新杰在哪還需要擔心。

  倒是……周澤楷……

  大家看著臉微紅正發著呆的周澤楷,周澤楷回過神來看見大家都正看著他,原本只是微紅的臉就更紅了。

  「周隊你還好吧?」王杰希知道輪迴對外幾乎都是靠副隊長,如果只有周澤楷自己一個人的話,他就只是不多話的在一邊看著,葉修在溜走前就曾經拜託他多照看一下周澤楷,所以王杰希這才問了周澤楷。

  「我沒事……」周澤楷想了一下,又說:「不過我想去買點東西,所以我就不跟你們一起走了。」

  「……一個人沒有問題嗎?」王杰希摸不准周澤楷這到底是醉了沒有,說話看起來蠻清醒的,走路看起來也蠻穩的,只是臉微紅而已。

  「嗯,我沒醉。」周澤楷點點頭,然後也不拖拉,轉身立刻就走了。

  王杰希心想:怎麼周澤楷今日畫風大改?不僅說的話也多了,做事也俐落多了。

  這時候的王杰希完全沒想過,周澤楷這是喝醉了。

 

  周澤楷自己一個人離開去買東西,他剛剛在發呆的時候突然想到了葉修第一天吃的粥,覺得葉修應該是喜歡吃的,想說今天是最後一天,他想說要再買給葉修吃。他其實已經想這件事情一整天了,所以就想活動結束後再去買。

  到了粥店買了海鮮粥和蔬菜粥這之間的事情,他都還記得,他也還記得他走回飯店的事情,但回到飯店之後的事情他就有點模模糊糊的。

  他依稀記得,葉修好像問他是不是喝醉了,然後好像他跟也葉修說了什麼話的樣子……說了什麼呢?

  他又摸了摸有些發疼的額頭,赫然發現自己的衣服被換下來了,他身上穿的衣服是他的睡衣……但是是誰幫他換的呢?看了看空無一人的房間,他心想該不會是葉修幫他換的衣服吧?

  有宿醉現象的槍王大大理解不能。

  

  他又看了看時間,看時間還早,他還以為是他睡晚了,那這麼早葉修是去了哪裡?是到餐廳吃早餐嗎?

  雖說如此,但抱持著疑惑的周澤楷還是先下床換了衣服,然後到浴室洗漱,冰涼的水讓他清醒了一點,然後他就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他想應該是葉修吧。

  果然等他從浴室出去的時候,就看見葉修坐在房間裡的桌椅前面不知道在擺弄著什麼,聽見他出來就回頭看著他。

  「唷,小周你起來了啊?哥還以為你會睡得很晚呢!」葉修就像平常一樣,「頭會痛嗎?聽說黃少天一大早就頭痛了,害得文州一早就不得安寧。」

  「……不痛。」雖然剛起床的時候是有些痛,不過在洗完臉後就好多了,他看著桌子上的東西,他記得那是他昨天買回來的粥。

  看出周澤楷眼裡的疑惑,不等他問(雖然葉修懷疑周澤楷究竟會不會開口問),葉修就主動說明:「這是你昨天買回來的東西,不過昨天我們都沒有吃,所以我想說就今天早上讓你吃。」

  周澤楷摸了摸有些溫熱的碗,他忍不住又疑惑的看著葉修。

  「我拿去請飯店廚房大嬸幫忙熱的,這才看到文州請人幫黃少天煮解酒湯,除了湯之外我又分了一些粥給他,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那當然,他介意什麼,這個本來就是買給葉修吃的,而且比起粥,他現在更想知道的事他昨天回房間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在他和葉修吃粥的時候,周澤楷就看著葉修,葉修的態度看起來相當平常,不像是昨天有發生什麼事的樣子,這讓他感覺有些安心,因為他很少喝酒,也沒有喝醉的機會,所以他不太清楚喝醉的自己會做什麼事情,本來他還很擔心會不會他喝醉之後做了什麼讓葉修生氣的事情,不過現在看來好像又還好;但是他又敏銳的感覺到,葉修對待他的態度有那麼一絲絲的……不太一樣,但到底是哪裡不一樣,他又說不上來。

  被人盯著看也不見葉修不自在,他繼續非常自在地吃著粥,偶爾還和周澤楷說幾句話,就算周澤楷只是下意識的虛應著他也不在意,反正就是不讓氣氛冷場就是了。

  周澤楷食之無味的吃著蔬菜粥,繼續盯著葉修看。

  ──然後,他看見了,葉修頸邊的微紅痕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靜晨 的頭像
靜晨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