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說,到底是要讓我吃哪一盤?」葉修略帶笑意的看著眼前這兩個人,筷子不曉得該向哪一盤下箸。

  「當然是我這鍋雞湯,這可是讓人去採買最上等的雞熬成的湯,就連雞肉也很營養。」葉秋略嫌棄地看著周澤楷做的蔬菜粥,「每天都煮這個,好歹也讓我哥吃點肉吧?明明就很有錢還這麼寒酸,還有我討厭吃粥。」

  「……」天天吃粥的確是有點膩,剛剛試喝了一口雞湯確實也很鮮美,不過這可是蠟燭兩頭燒的周澤楷特地替他熬的粥,「唔,都是你們的心意,我會全吃的,所以不要吵架。」

  

  在那天之後,葉修又住了三天的醫院,做過各種葉秋要求的檢查後,除了失憶之外沒有其他後遺症,在醫生們保證下還有葉修的要求下,葉修出院了。

  然後葉秋就住進了周澤楷和葉修家裡的客房(因為周澤楷不肯讓步讓葉秋帶葉修回家),葉秋的秘書欲哭無淚,在葉秋的加薪威逼下含淚當起了信鴿,除了要防堵葉家父母知道葉修受傷的消息之外,還要把公司的事務一件件的稟報給葉秋,需要親筆簽名的,也要不辭辛勞的奔波兩地之間。

  周澤楷自然也是,輪迴經理之前答應他請假已經夠給他面子了,葉修出院之後他就開始訓練和家裡兩頭跑的生活,不過公歸公私歸私,在訓練的時候他還是很認真的,只是訓練一結束就可以看到周澤楷匆匆忙忙飛快地離開俱樂部,搞得有時候輪迴的經理想再和周澤楷說些什麼,都找不到人,只能轉告江波濤而已。

 

  葉修的記憶並沒有多大的恢復,雖然醫生說隨著時間阻擋記憶區的血塊會慢慢消散,葉修的記憶終究會恢復的,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醫生們都讓他們不要太擔心。

  在醫院的這幾天,葉修溫順的樣子讓大家都超不習慣的(根據葉秋和蘇沐橙的證詞,葉修超級討厭醫院也超級討厭做檢查),不過這種情況只維持了三天,第三天的晚上葉修就表示想要出院。

  「反正我覺得出院沒差吧?我現在也很正常也沒事。」那一天葉修正吃著蘇沐橙帶過來的糖蜜布丁,然後一邊跟葉秋和周澤楷說,「不過我出院的話要住哪裡啊?」

  「當然是回我們家。」「當然是跟我回家。」

  「呃……等你們有共識的時候再告訴我,我到底該回哪個家。」葉修很聰明的不加入周澤楷和葉秋之間的僵持。

  『怎麼可能都不擔心,你看看周隊和葉秋他弟的臉色,簡直是葉修欠了他們兩個幾百萬沒還似的。』方銳曾經私底下和魏琛半開玩笑的說:『真怕那個主治醫生被蓋布袋。』

  本來以為在醫院一起照顧葉修的時間,周澤楷和葉秋之間的關係可以變得比較好,但根據江波濤提供的情報來看──這兩個人根本就是天敵,一個是前輩(葉修專屬)控,另一個則是兄控,兩個人完全處不來。

  「雖然就我看來,完全是葉秋單方面找碴,隊長默默承受。」江波濤一半覺得無奈,但另一半又覺得有點好笑,「隊長大概是用沉默當作抗議吧?」

  最後不曉得蘇沐橙跟葉秋說了些什麼,最後葉秋妥協的讓葉修跟著周澤楷回家,當然他也跟上來了,就住在周澤楷和葉修家中本來猶如虛設的客房裡。

  雖然磕磕碰碰的,不過三個人也就這樣共同生活了一個禮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靜晨 的頭像
靜晨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