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還記得那一次我跟著你出去之後,被你碎碎念了一整個下午。」黃少天想起那件事就忍不住顫抖,「你那天,應該不是真的生我的氣吧?」

  「並沒有.如果我真的生氣的話,你以為你還可以和我做朋友嗎?」喻文州一邊在電腦打著字一邊看著文件。

  「剛剛大眼來,跟你說了什麼嗎?」黃少天一點也不客氣地拿起桌上的蜂蜜蛋糕直接開動,順便配上剛剛喻文州泡好的紅茶,真是人間美味。

  「……也沒什麼,只是讓我注意一下,別把葉修真的給推到一邊了。」喻文州停下手上的動作,「你覺得,會這樣嗎?」

  被提問的黃少天,緊緊皺著眉頭,像是在仔細思考,然後疑惑的問:「那個,其實我一直都覺得為什麼不直接跟葉修說清楚,說你和他正在交往不就萬事解決了嗎?」

  「你試想看看,設身處地的想,如果今天換做是你,醒來之後發現自己有一些記憶遺失,然後,忽然有一個人告訴你,說你正在跟他交往,你會相信嗎?」喻文州無奈的問。

  黃少天想了一下,然後立即搖搖頭,「我一定會覺得你在耍我吧?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輕易相信。」

  「那不就結了,所以我才不說的。」喻文州挑挑眉,那一瞬間挑眉的動作讓黃少天想到葉修,這兩個人相處久了,很多習性和動作都變得相似。

  「但是現在葉修不都已經知道了,那葉修知道之後的反應是什麼?」黃少天不解地繼續提問,「我聽說葉修很生氣你隱瞞這件事,所以今天才會特地過來和你吵架不是嗎?」

  「我必須更正,葉修今天來,真的不是跟我吵架,他只是過來詢問我一些事情。」喻文州無奈的解釋,「這種流言實在太可怕了。」

  「是嗎?我今天看見葉修來,還以為他是來罵你耶。」黃少天又從冰箱拿了一個布丁出來,「本來是想要進去幫你助陣的,不過被蘇沐橙阻止了,而且還被指使去買東西。」

  「也沒有這麼誇張啦,也不需要特別進來幫忙什麼的。」喻文州邊說話的時候邊抬起頭看向窗外,窗外的櫻花樹隨風飄著,粉紅的花瓣隨著風飄進辦公室內。

  「那所以說,葉修到底來跟你說了什麼,我回來的時候他就已經離開了,只剩下你和大眼在講話。」軟滑滑的布丁,就是他被蘇沐橙指使去買的,只是他回來的時候,葉修和蘇沐橙兩個人都離開了,所以這個只好當作黃少天自己的點心自己吃掉。

  「唔,具體來說,就是問了些我們以前的事情,還有我們怎麼認識的,諸如此類的。」喻文州回答:「至於反應,我也不曉得他的反應如何,不過既然他問了我就不會隱瞞他,這種事本來就沒什麼好隱瞞的,當初也就是在他沒有想起來主動問時不告訴他而已。」

  花瓣飄進了辦公室,最後停在喻文州的辦公桌上,喻文州用手捻起那片花瓣,露出了回憶的眼神。

 

  葉修在與喻文州結束談話之後,送了蘇沐橙回家,然後自己也回家了,回家的途中還到便利商店買了東西。

  葉修回到家之後,管家便殷勤地上前詢問葉修是否吃飯了,然後就被強制性的送到餐廳,吃著廚娘特地為葉修做的午餐。按照葉秋的吩咐,廚娘做了很多補身的食物,讓葉修吃得超撐的,堅定的拒絕了廚娘端來的焦糖布丁,然後就回房間了。

  回到房間後,自己一個人躺在床上想今天的事情。

  今天喻文州告訴他的,和蘇沐橙告訴他的,大致上是吻合的,當然他也能夠了解喻文州不先告訴他的理由是什麼,但理解歸理解,被隱瞞事情還是讓人有點不開心。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