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們真的在交往,只是最近因為某些原因發生了爭執?」葉修接過喻文州泡好的茶。

  「其實也不算是吵架,我們只是在某些事情上的想法有了分歧。」看葉修一副『那不就叫做吵架嗎?』的表情,「至少我不認為我和你正在吵架,只是剛好我們那陣子彼此都忙,沒什麼時間能見面,大家好像就理所當然地認為我們吵架了。」

  「好吧,吵架這件事就到此為止,我也不覺得我們會吵架。」不知道為什麼,蘇沐橙和葉秋那時候都說他們兩個吵架了,但他直覺反應是不可能,如今也從喻文州這邊證實了這件事情,那麼他比較好奇的是另外一件事,「那麼,被所有人說是好脾氣的喻文州學弟,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想法上有了分歧呢?」

  然後喻文州愣了一下,雖然他不是沒想過葉修會問這個問題,只是沒想到葉修會這樣直接問出來,難得的,喻文州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怎麼,我問的問題讓你很為難嗎?」葉修一臉疑惑的看著喻文州困擾的樣子,「難不成我們吵架的原因很難以啟齒嗎?」

  「也不是這樣說,並不是難以啟齒的事情。」喻文州困擾的笑了笑,「只是說來有點慚愧,因為我其實對於我們起爭執的原因,不是很有印象。」

  「啊?」葉修完全沒有想到,他會聽到這種答案,「你說你忘記了?」

  「因為那好像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再加上我後面到外校做訪問,有點忙碌之下……」喻文州一臉抱歉的說。

  「……看來應該真的不是很重要的事情。」葉修微微勾起嘴角,「好吧,那換個問題吧!」

  「好的,請問。」喻文州從小冰箱裡拿出了一盒甜點,「啊,要不要吃這個呢?這是我發現一家新的甜點店,你不是喜歡吃蜂蜜蛋糕嗎?我本來就想拿去給你的,正好你今天過來了。」

  蛋糕配上紅茶,是絕配。

  葉修吃著蜂蜜蛋糕,看著正坐在對面續沖紅茶的男人。之前一直都沒能好好審視喻文州,確實,溫潤如玉這四個字確實是很能代表喻文州給人的印象,是他會喜歡的個性,簡短的相處也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撇除他是來審問的這件事。

  人長得又帥,功課又好,待人也很親切,應該有很多女孩子喜歡他吧?那到底,他和喻文州是怎麼會走在一起的?不過,在討論這件事情之前……

  「這個還真好吃。」有些意外,他雖然喜歡吃甜點,但卻有點挑剔,很難吃到自己滿意的口味,不過喻文州買的這個倒是真的好吃。

  「那是自然的,我有先試吃過,確定是你會喜歡的口味才買的。」喻文州一點也不意外葉修會喜歡,喻文州將泡好的紅茶又倒了一杯給葉修,還加了片檸檬片。

  「你對我的喜好還真是了解。」葉修喝了一口紅茶,也是他喜歡的口味,這個人也實在是太優秀了吧?

  喻文州笑而不答。

  「既然這樣的話,我就要問第二個問題了。」葉修看著微笑的喻文州,「你和我是怎麼在一起的?」

  聽到葉修的問題,喻文州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忍不住偏過頭去,最後還是忍耐不住的笑出來了,喻文州的反應讓葉修挑挑眉,看見葉修的動作喻文州停下笑容。

  「啊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笑的,我還以為你會問『我們是怎麼認識的』,沒想到你是直接問了我這個問題。」喻文州停下來,「所以你是比較想知道『我們是怎麼認識的』還是『我們是怎麼在一起的?』」

  「……」仔細思考之後,葉修最後說:「好吧,凡事都必須要有個先後順序,那我們是怎麼認識的。」

   「我們是在我高一開學的時候,在櫻花樹下認識的。」喻文州指了指外面那棵櫻花樹,「那一次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櫻花樹?」葉修試著回想一下,有些模糊的影像從腦海飛逝而過,「樹枝?」

  「噢,對,那天我差點被掉下來的櫻花樹枝打到,是你把我拉開救了我一命呢!」喻文州笑笑地說:「要不是你的話,我在開學第一天就得去醫務室報到了。」

  「……我相信,我應該是不可能因為這件事情,然後對你一見鍾情二見訂情三見訂終生吧?」葉修自己是覺得應該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情,當然喻文州要是這樣說的話,可以當作參考──但不足採信。

  「當然不是,我肯定你在一開始的時候,只把我當作普通的學弟而已。」喻文州又補充說:「很普通,能力很好,能夠分擔你的工作的學弟,應該是這樣。」

  「啊,沐橙有說,說我最喜歡把我自己的工作通通推給你。」葉修點點頭,表示自己曾經聽說過這件事。

  「如果你想知道之後的事情,之後我再慢慢告訴你吧!這要說起來的話,可沒有辦法一次說完,我想,就一點點的說吧!」喻文州看著葉修,「之前因為不想增加你的負擔,也覺得你不會輕易相信,所以才不告訴你,這是我自己的想法,也許你覺得不開心,那我在這邊跟你道歉,但是……並不是因為想跟你分手才這樣的。」

  「……應該說,你還真的非常了解我在想什麼,說實在的,的確我後來是想過你是不是想藉機分手,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就不會來這裡問你這些事情了。」葉修又喝了一口紅茶,「但是沐橙替你打了包票,說你絕對不會是這樣想的,所以我才過來的。」

  「真是太感謝她了。」喻文州想著剛剛也貼心讓他和葉修兩個人獨處的蘇沐橙,「連我拜託她那種事,我原本以為她不會答應的。」

  「嗯,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改天再聊吧,今天就到這邊。」葉修將喝完的茶杯放在桌上,「……對了,最後我還想問一個問題。」

  「嗯?」喻文州正在收拾要讓葉修帶回去的蜂蜜蛋糕,聽到葉修的話後抬起頭。

  「你一點也不著急嗎?關於我沒有想起你這件事情。」雖然能夠理解喻文州的想法,但是葉修仍舊有些疑惑。

  「……」喻文州沒有思考很久,最後卻吐出了讓葉修有些意外卻讓他微勾起唇角的回答。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