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修發現,要是喻文州不在的話,一切好像變得有點困擾。

  比方說,現在。

  「葉修,昨天跟氣球業者簽的合約在哪裡?」陳果一進來就問在辦公桌趴著不曉得在幹嘛的葉修。

  葉修在桌上翻了翻,沒找著。

  「……」陳果看到葉修到處翻呀翻的,但是還是沒找到,「行不行啊?葉修大大。」

  「我明明就記得放在這裡……文州……」下意識地喊了喻文州的名字,然後才想起來喻文州不在,「啊,對了,週五文州下午沒課,所以他這禮拜打算回家一趟。」

  「打電話問問他?」陳果問葉修,「我現在就要那份資料。」

  「但是人家難得休息,打電話過來會不會太過分了?」葉修試想如果是自己,肯定連手機都不想開機吧!--當然,他沒那個膽子不開機,想想如果沒能聯絡到他,蘇沐橙和陳果八成能殺上他家找他,因為怕他一個人住發生什麼事。

  「不會,喻學弟這麼有責任感,肯定會接電話的,你快問問他。」陳果催促著葉修打電話。

  葉修只好從善如流地拿出手機打了電話,果然沒響很久,喻文州就接起了電話。

  「喂?」喻文州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疲憊,可能是因為搭車的關係。

  「噢,文州,還在車上嗎?」葉修一邊轉動著手上的筆,一邊講電話。

  「嗯,就快到了。」喻文州努力讓自己提起精神,「怎麼了,有事嗎?是我處理的文件有問題嗎?」

  「不是,只是我們在找一份文件,一直找不到所以想問問看你知道不知道。」一邊詢問的過程中,葉修也還在不斷的翻找著資料夾和抽屜,「就是校慶的氣球業者的合約書,你知道放在哪裡嗎?」

  「哦,那個啊,我想說今天陳果學姐要用到,所以放在資料夾裡了,在業務用資料夾裡,應該是你辦公桌右邊的那個檔案櫃,第二個抽屜打開你應該就會看到了。」

  喻文州一邊說的時候,葉修就一邊找,果然就找到了陳果要的那份資料。

  「找到了,太感謝你了,要不然我們的會計小姐就要掐翻我了。」聽到葉修這樣說,陳果不禁白了白眼,接過葉修遞給她的文件夾,然後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處理。

  「是嗎?那太好了。」喻文州看著外頭的風景,「如果還有事情的話,再打電話給我就好了,我電話隨時都開著。」

  「嗯。」葉修回應著,然後笑笑地說:「沒想到你一不在,我就找不到東西了呢!可見你有多重要。」

  「呵呵。」喻文州也笑了笑,「如果還有東西找不到的話就打給我吧!如果我記得位置的話會告訴你的。」

  「好的,你就好好享受假期吧!順便記得要帶名產回來啊!」葉修又講了幾句話之後就掛了電話。

  然後,陳果抽空抬起頭來,半開玩笑的跟葉修說:「你現在已經離不開喻學弟了嗎?」

  葉修愣了一下,然後飛快地回答:「怎麼可能,妳在開玩笑嗎?」

  「沒有啊,我只是看現在只要學弟不在,你好像就不會做事了一樣,所以才這麼說的。」說完之後陳果又低下頭繼續計算校慶要使用的金錢數字,微微嘟囔著「我這不是說說而已嗎?」

  葉修轉了轉手上的筆,找不到有什麼話可以反駁,最後只好向是要扯開話題似的,「……話說,喻文州回家去了,那黃少天呢?我常常沒看到他來學生會,他可是我們學生會的打雜,少了他打雜的事情誰做。」

  「之前學弟不是跟你報備過了,因為他們班上要參加校慶的籃球比賽,黃少天運動神經這麼好,當然得參加了,聽說是打前鋒。」陳果歪了歪頭看著葉修,「每天都得去練習,不是你說可以的嗎?」

  「我答應的?」葉修認真的想了想,「我怎麼沒有印象?」他怎麼可能這麼好心的這麼輕易答應讓黃少天請假。

  「那天喻學弟來學生會的時候,替黃少天請了假,那時候雖然你在忙,但是還是有虧了幾句,但是最後還是答應了。」陳果看著葉修,「那天我和沐橙都在,可以作證的,你不會是不記得了吧?」

  葉修摸了摸鼻子,他的記憶力真的衰退到這種地步嗎?對於那天的事情他是有印象,但是她只記得喻文州微微笑著跟他說話,但是詳細什麼的他好像真的沒什麼印象。

  「……葉修,我知道有人在團購銀杏,你要參加嗎?」陳果特誠懇地看著葉修。

  葉修決定行使緘默權表達抗議。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