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喻文州的額頭縫了五針,紗布包得厚厚的,然後就和葉修搭車回學校。

  蘇沐橙剛剛聽到消息,焦急得等在學校門口,看見喻文州和葉修分別下了車,急急忙忙的小跑步過來。

  「學弟你沒事吧?」蘇沐橙一看見喻文州頭上那層厚厚的紗布,瞬間就紅了眼眶。

  「等等,沐橙你可別哭,等等嚇到文州。」葉修連忙阻止就要哭的蘇沐橙,「好啦,先讓文州回房間休息吧!順便也要換下這一身衣服」。

  因為血流下來的關係,導致喻文州衣服也沾到了血,點點紅斑看起來好不可怕。

  「嗯嗯,你先回去,我等等去買晚餐過去給你們,葉修你陪著學弟過去吧!」蘇沐橙揮揮手就出校門買東西去了。

  葉修陪著喻文州回去,還幫著喻文州從衣櫥裡拿乾淨的衣服放在浴室裡,在喻文州洗澡的時候就坐在外面等著。

  葉修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直到現在那緊繃的神經才緩緩放鬆,看了看喻文州的房間,他和黃少天一間,一人一邊的房間很容易就看出來哪張床是誰的,喻文州的床就很整齊,相對的黃少天的就很亂。

  葉修隨手翻了下喻文州的書桌,整齊地排列著上課的書籍和筆記,文具什麼的也好好的立在筆筒裡,筆記也做得很整齊,讓人一目瞭然,就和喻文州在學生會做的一樣,讓葉修在看文件什麼的輕鬆不少,如果有需要注意的,喻文州也會特意註記起來讓葉修能夠一眼看到,讓葉修對於喻文州這個學弟印象漸漸變得很好。

  然後今天喻文州為了保護他而受傷,讓他心中產生了一種模糊感覺,不過也因為太模糊了他現在也還完全沒辦法搞清楚,正當他還在腦中胡思亂想的時候,喻文州從浴室走出來了,剛剛傷口在葉修的幫忙下先做了防水處理,簡單快速的洗了頭,整個人看起來清爽不少。

  看見喻文州從浴室走出來,葉修連忙走上前看了看喻文州額頭上的傷口,還好沒滲到水。

  「要再包一下嗎?」葉修有點擔心地問:「算了,還是晚點要換藥的時候再換好了。」

  「嗯,我也覺得還好,睡前再換應該也行。」喻文州忍不住地要去摸額頭的傷口,卻被葉修打了一下手。

  「傷口不能隨便亂摸,要是弄個不好感染怎麼辦。」葉修微微皺了眉頭。

  一向很獨立自主的喻文州,像這樣被像小孩一樣的對待,這種經驗讓喻文州感覺有點新鮮。

  「笑什麼啊?」葉修看喻文州微勾起唇角,再想起剛剛他的舉動,忽然覺得有點尷尬,連忙拿出剛剛在醫院時醫生的交代,「剛剛醫生不是也交代了,傷口不能碰水也不能亂碰,說要是感染的話就不好了不是嗎?」

  「……是啊!」喻文州點點頭附和,但還是忍不住笑意溢出。

  正當葉修尷尬的不曉得要說什麼的時候,手機鈴聲解救這個狀況,是葉修的手機響了,葉修連忙拿出手機來看,是蘇沐橙打來的電話。

  「葉修嗎?我晚餐買回來了,你們要下來嗎?我可沒辦法上去。」蘇沐橙開朗的聲音傳來。

  「行,我和文州這就下去了。」葉修沒講幾句就掛了電話,「走吧,沐橙買了晚餐回來。」

  

  蘇沐橙買了很多好吃的,而且還有特地買回來的豬血湯,說是要喝血補血,面對蘇沐橙的好意,喻文州就算面有難色,還是堅強的把那碗豬血湯給喝完了。

  「話說,怎麼還沒看到黃少回來,就算練習也應該結束了吧?」蘇沐橙好奇的問,想說喻文州受傷的事情應該也差不多傳開了,黃少天要是知道的話應該不可能到現在還不回來吧?

  「哦,我沒說嗎?少天他這禮拜他回家了。」喻文州夾起了菠菜,「因為上次我回家他沒回家,少天馬上就接到他媽媽的電話,然後少天就決定這個禮拜回家了。」

  「因為被媽媽念所以才回家的嗎?」葉修忍不住嗤笑,然後也夾了一顆滷蛋吃著。

  「嗯?那你今天不就一個人在宿舍而已?」蘇沐橙喝著買來的味噌湯,「一個人行嗎?不會太危險嗎?」在問了喻文州之後,她又略擔憂的看向葉修。

  「我個人覺得還行。」喻文州點點頭,下意識地想要摸摸頭上的傷口,但是葉修馬上投來不善的眼神,「目前來說也沒有醫生說的想嘔吐的感覺,我覺得我吃東西也能吃得下,應該是沒事。」

  原本葉修還擔心喻文州會不會有腦震盪的現象,但是讓醫生檢查之後沒什麼大問題,所以醫生也只是交代如果有想嘔吐頭暈的感覺,必須再到醫院檢查才行。

  「……」蘇沐橙露出了略不贊同的眼神,看向了葉修尋求支援。

  葉修仔細想想,也同樣覺得讓喻文州一個人待著也不太好,如果真的有什麼事的話,也許沒辦法在第一時間尋求到幫助,實在是太危險了。

  「那……反正黃少天也不在,今天我就跟著你一起睡吧!」葉修說完,發現自己好像有口誤,「咳,我是說睡同一間房間。」

  本來在葉修一開始說的時候沒發現,葉修改口之後,蘇沐橙和喻文州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葉修剛剛說了什麼,前者毫不客氣了笑了出來,後者則是靦腆的微勾嘴角。

  「前輩要一起睡也行,不過單人床有點擠就是了。」喻文州微微笑著說。

  「哇靠,誰說要跟你一起睡啊!文州你這樣可不行,飯可以亂吃,話可是不能亂說的。」葉修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那明明就是前輩自己說的。」喻文州用無辜的眼神看著葉修,逗得蘇沐橙破壞淑女形象的哈哈大笑出來。

  「學弟,要是葉修半夜夜襲你的話,記得和我說。」蘇沐橙擦掉眼角因為笑得太厲害而流出的眼淚,「學姐會替你主持公道的。」

  「沐橙,妳在胡說什麼。」葉修簡直委屈到極點,為什麼他會要夜襲喻文州。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