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你當然沒有夜襲我。」喻文州微微笑著說完這個段落。

  「那是必須的,哥怎麼可能會夜襲你,是你們思想不正。」葉修睜眼說瞎話,露出了和當時一模一樣痛心疾首的表情,讓喻文州覺得有點懷念。

  「不過最後倒是讓少天發現你睡在我的床邊,嚇了他好大一跳呢」喻文州又補充了一句。

  「最好是,我才不相信。」葉修一副不相信的樣子,但喻文州只是聳聳肩。

  「如果不信的話,你等等也可以求證於少天。」喻文州的表情非常肯定,這又讓葉修有些不確定,也有點惱火,這種被掌握在別人手中的感覺讓葉修有點感覺……

  「不開心嗎?」喻文州從葉修的一點表情就可以看得出來葉修的心情,喻文州靜靜地說:「不用不開心吧?這都是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是你要求我告訴你的,不是嗎?」

  「……是啊,是我要求你的。」葉修咬牙切齒的說,看著游刃有餘的喻文州,不自覺火氣有點上來,「不過你有必要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嗎?」

  「我並沒有用什麼態度跟你說話,非常平常啊!」喻文州又露出了讓人火大的無辜神情。

  「嘖。」葉修深深吐了一口氣,「算了,你繼續吧!」

  「嗯?要繼續嗎?」喻文州挑了挑眉,「你不覺得我們應該先暫時告一段落嗎?」

  「你累了嗎?」葉修呵呵笑了一下,喻文州不置可否的勾起嘴角。

  「講了這麼久是有點累,我覺得今天就到這邊就好。」喻文州從自己的包包裡頭拿出了一本筆記本,「這個,給你。」

  葉修接過筆記本,好奇的打開翻了翻,「這是什麼?」

  「你以前的筆記本,是你以前給我的,算是我的獎勵。」喻文州笑笑地說:「不過,現在算是物歸原主了。」

  「既然給你的就是你的,為什麼要還我呢?」葉修又隨手翻了翻,沒錯,是自己的筆跡,不過既然都給喻文州了,葉修也不覺得喻文州必須要將這個還給自己。

  「那麼作為筆記本的主人,我又把這個送給了你。」喻文州看著葉修翻筆記本的動作,眼神微微閃動,「也許你可以看看筆記本的後面部分,我想你會蠻有興趣的。」

  葉修覺得喻文州的表情有點微妙,於是就真的翻到了筆記本的後面,發現了不屬於自己的筆跡,葉修又翻了幾頁,然後用不可置信的表情抬頭看了喻文州。

  「沒錯,那是我們的交換日記。」

 

   炸彈性的宣言,讓葉修好一陣子都無法回神,就連喻文州提出要走的時候,他都只能呆呆地答應,然後送喻文州出門。

  捧著那本筆記本,葉修呆呆地走回書房,書房的桌上還留著剛剛他和喻文州尚未用完的茶點,續衝的紅茶也已經絲毫無熱氣了,葉修喝了一口,入口的那個味道有點苦澀。

  他,葉修,和人家寫交換日記?這是什麼天大的消息啊?葉修覺得不可置信。

  他翻了翻那本寫得密密麻麻的文字,仔細看了一下,,這才發現他剛剛被喻文州給誤導了,這根本就不是交換日記,雖然確實是他們兩個每天交流用的東西,但絕對不是什麼叫做交換日記的東西,而且應該是自己寫的居多,喻文州的部分只在後頭而已。

  「呵,哥竟然被誤導了。」葉修笑了出來,隨手又翻了翻那本筆記本,那應該是失去記憶前的他和喻文州針對每天發生的事情隨手記下來的隨感,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演變類似像交換日記的東西,但是透過這本筆記本,想必可以更了解失去的那部分記憶,喻文州也是個用心良苦的人,而且……從筆記本的外觀來看,這本筆記本想必常常被喻文州翻閱,葉修用手輕撫著筆記本上的文字,透過這些文字,葉修彷彿可以看見喻文州溫柔看著這本筆記本的樣子。

  葉修回過神來,搖搖頭想要搖去剛剛他腦中的影像,「……還說什麼交換日記呢!是想強制結束話題吧?真心黑。」

  然後從不遠處傳來腳步聲,下一秒鐘書房的門就被打開了,是葉秋。

  「聽說喻文州今天過來了是吧?」既然喻文州和葉修關係匪淺,葉秋自然也認識喻文州,「和你說了些什麼?」

  「沒說什麼。」不知道為什麼,葉修下意識地把那本筆記本給收了起來,然後略半開玩笑的說:「今天怎麼怎麼早就回來了,難不成,擔心哥就這樣被喻文州給拐走了?」

  「當然不是!」被說中心裡想法的葉秋有點惱羞成怒。

  「……等等要做什麼,還要回公司嗎?」葉秋和葉修上了不同的大學,和葉修不一樣,除了上課之外,更多的時間葉秋在自家公司實習著,所以葉修才會驚訝葉秋這麼早回家的事情。

  「今天沒事,所以就提早回家了。」看到葉修露出『別想用這種理由逗哥了,我知道你想哥了』的眼神,「爸爸也同意的,要不是我阻止,媽今天本來要跟著過來的。」

  「可別,讓她過來的話,我的耳朵可就沒法清靜了。」葉修一副『做得好』的樣子,「既然你這麼早回來,又做了好事,哥可得給你一點獎勵。」

  所謂的獎勵,就是葉修親自下了廚,做了晚餐給葉秋吃。

  葉秋被葉修的好手藝給嚇呆了,他夾了一口葉修做的炒青菜,「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會做菜,平常沒看過你做菜。」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葉修隨口說著,順便把剛煮好的湯給放在餐桌上,「熱騰騰的酸辣湯來了。」

  「……沒想到上了大學之後,你會的事情也變多了。」看著葉修在他的麵裡加了湯料,葉修吞了一口口水,「話說,這是你第一次幫我煮飯呢!這肯定得拍下來當作紀念的。」正說著,葉秋就拿出手機將葉修煮的東西拍了照。

  「嗯,上了大學我住在宿舍,也很少回家的。」葉修看著吃得很愉快的自家弟弟,「不過你也晚回家,這可怪不得我不煮給你吃。」

  「嘖,我猜蘇沐橙肯定就吃過你煮的菜,真不曉得誰才是你親弟弟。」葉秋冷哼了一聲,「不過我今天到真的以為你會和喻文州一起回宿舍,畢竟受傷之後,你不也堅持回宿舍住嗎?要不是我拎著你回家,你肯定是不會回來的。」

  「我這不是怕麻煩你嗎?我不過就是撞傷,而且醫生也說我好了,不是嗎?」葉修歪了歪頭,一邊在自己的碗裡加了碗湯。

  「自已的哥哥哪裡麻煩了,如果是我難不成你會嫌我麻煩?」葉秋白了葉修一眼。

  「這個嘛……」葉修轉了轉手上的筷子,「很難說。」

  「葉修!」

  其實和葉秋猜得完全不一樣,第一個吃到葉修手藝的人其實不是蘇沐橙,而是喻文州,這件事情在之後葉秋才會知道。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