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好心情的走回宿舍,回家途中還買了起司蛋糕,才走到男生宿舍門口就看見正堵在男生宿舍門口的蘇沐橙還有黃少天。

  「今天和葉修一起吃下午茶還開心嗎?」蘇沐橙笑笑地看著喻文州問,一旁的黃少天就是有點著急地在旁邊踱步著。

  「還不錯,不過我也想說妳們應該會過來,所以我也買了這個。」喻文州舉了舉他手上的盒子,「到哪邊吃好呢?」

  最後,他們選定了學生會辦公室吃下午茶,不過黃少天還是極其焦躁不安的樣子。

  「……少天你怎麼了嗎?」本來是想等黃少天自己忍不住開口的,不過最後喻文州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只好先開口詢問。

  「我、我……」黃少天略緊張的看著喻文州,本來很會說話的人卻突然連話都說不出來,這個樣子可是非常少見的──尤其是對黃少天來說。

  「他大概是在擔心葉修的反應,剛剛還緊張兮兮的不停問著我。」蘇沐橙看見黃少天一副咬到舌頭說不出話來的樣子,笑著替他回答了。

  「沒事,我和葉修下午聊得挺開心的──雖然大部分是我在說他在聽而已。」喻文州還想說是什麼大事,一點也不在意的繼續切著起司蛋糕,「不用擔心這件事情。」

  「葉修聽得很開心?」蘇沐橙挑挑眉看著喻文州,「你都和他說了什麼?」

  「是啊是啊文州你到底和葉修說了什麼快告訴我們不然我們不小心說溜嘴什麼怎麼辦!」黃少天也著急地問喻文州。

  「少天是怕說漏嘴什麼,這沒什麼好怕的。」聽見黃少天的發言,喻文州忍不住笑了。

  「我這不是怕說錯話拿錯東西嗎?」黃少天還記得上次被葉修要走的那本校慶紀錄。

  「呵呵,那學弟你可得小心一點,葉修很會套話的。」蘇沐橙半開玩笑的說,然後一邊接過喻文州遞給他的蛋糕。

  黃少天在心裡發誓,在喻文州和葉修和好之前,絕對不單獨和葉修在一起,從以前的時候葉修就常常唬弄他,偏偏他又好騙,每次被騙了都要氣得跳腳,但卻總是次次的被葉修給拐騙。

  

  「所以我們就開心的吃了起士蛋糕,然後黃少天說不要再和你說話了。」蘇沐橙完全沒有打人家小報告的自覺,躺在自家床上開心地翻滾著。

  「嘖,我可沒那種閒工夫套人家話,況且黃少天肯定知道的也不多吧?」上次那個校慶的紀錄也是在喻文州的同意下,黃少天才半是遲疑的把東西給了他,「然後,大家聚在一起說哥的壞話?」葉修正一邊講電話一邊翻著喻文州給他的筆記本。

  「才沒有呢!我們是這麼壞的人嗎?」蘇沐橙義正嚴詞的說,不用見面葉修也可以想像蘇沐橙肯定是一臉正經的樣子,「沒說壞話,不過說了很多好話。」

  「說真格的,小橙妳到底想幫我和喻文州和好,還是想拆散我和喻文州啊?」葉修有的時候完全搞不清楚蘇沐橙的想法,之前也幫著喻文州瞞著事情。

  「我當然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我們大家都是這樣想的,所以我才會幫著喻文州隱瞞你和他的事情。」蘇沐橙笑笑地說:「我認為這樣是對你好的,葉秋也是,雖然他糾結個半天才答應的。」

  「我看他是想趁機拆散我和喻文州吧?」葉修無奈地看向正在不遠處看著電腦處理公事的葉秋。

  『亂說什麼呢,笨蛋哥哥!』蘇沐橙聽到電話那頭葉秋氣極敗壞的的怒吼,忍不住微勾唇角,葉秋平常明明就是個溫和冷靜的人,不過只要一對上葉修,沒兩、三句話就被點炸了──蘇沐橙可以肯定,葉修絕對是故意逗自家弟弟。

  (真是哥哥深沉的愛啊!)蘇沐橙在心裡想著。

  「話說回來,什麼時候來哥家吃飯啊?哥在家裡都快悶死了。」葉修半抱怨的說,本來他是回宿舍待著的,要不是葉秋硬把他拎回家,這時候說不定還可以和蘇沐橙去外頭吃個消夜之類的。

  「行啊,什麼時候給我做魚粥我就去啊!我這麼好養是不是很感謝我。」蘇沐橙用略懷念的口氣說。

  「哪裡好養啊?妳以為魚粥很好煮嗎?想想看文州吃了多久魚粥我才敢拿給妳吃啊!」葉修隨口回答,然後下一秒鐘自己愣住了,電話那頭的蘇沐橙也愣住了。

  「……葉修,你想起來了嗎?」

  「沒,好像就一閃而過,然後我就脫口而出了。」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