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對喻文州抱持著什麼想法呢?

  前一陣子,陳果才戲謔的說他離不開喻文州,然後現在蘇沐橙很明顯的意有所指,但到底是什麼呢?──噢,好吧,算了,其實他是知道的,只是下意識的不想去想而已。

  他想,蘇沐橙想的是,他是不是喜歡喻文州吧!這個問題實在是很好,因為就連他自己也不曉得答案。

  蘇沐橙讓他想的就是這個吧?不過也許也只是看他和喻文州不曉得什麼原因感到尷尬,好奇的湊個熱鬧想要知道原因,這個也是有可能的,根據蘇沐橙的個性來說。

  不過他倒是真的得好好想想,關於這個問題的答案。雖然葉修在心裡反覆地告訴自己,那天的事不過是個意外,反覆地替自己做好心理建設,但總是在看到喻文州的時候,不自覺的閃開眼神,喻文州看到他的時候雖然看起來蠻正常的,不過認真看的話,還是看得出喻文州有些許的不自在。

  不過這只是剛開始的時候,在後來喻文州就表現得和平常一樣,一點也看不出來有尷尬的模樣,葉修看他這樣,也覺得自己這樣不行,既然喻文州都表現出不在意了,自己如果再表現這樣的話,不就顯示自己非常在意這件事嗎?──那不就代表,自己太過在意喻文州,才會有這樣的反應嗎?

  葉修先是趴在辦公桌上,從背影看起來有點沮喪,不過下一秒鐘他就站起身來,然後走到冰箱那邊,打開冰箱找到了蘇沐橙說的紅豆湯圓,除此之外還有一碗粉圓冰。

  老實說剛剛在聽到蘇沐橙說喻文州喜歡吃紅豆湯圓的時候,他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他其實有注意到,喻文州好像有點喜歡吃甜的東西,只是沒有刻意的表現出來,他想說喻文州大概是想要隱藏這個小嗜好,而且他也只是在心裡想想,也不一定是真的。

  「不過現在倒是證實是真的了。」葉修喃喃的說,然後先拿了紅豆湯圓來吃,冰冰涼涼又甜甜,的確是很好吃,不過有些太甜了,想到喻文州這個小嗜好,葉修忍不住微勾唇角,下一次他可有題材可以取笑喻文州了,不過他上次和喻文州說話是什麼時候的事情?葉修微皺了眉頭。

  這幾天因為彼此不自在的關係,葉修都沒有特別主動跟喻文州說話,而仔細想想原本應該每天都會跟他說話報告事情的喻文州,竟然也是沒有主動跟他說話,甚至也很少進到學生會,根據黃少天的說法,喻文州有一個大報告要做,可能沒有空來學生會,那時候葉修也不在意,甚至還因為可以避開喻文州而感到慶幸。

  其實就連這樣想也是不對勁的吧?葉修心想,這就代表他自己心中有其他的想法才會這樣的。

  喜歡喻文州嗎?葉修在心裡問著自己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喻文州現在也在心裡想著。

  ──不,更深切的說,是被黃少天滔滔不絕的話語攻擊下,必須找點事情來讓自己可以分心,然後他從黃少天長長的話語之中找到了一絲重點(好不容易他才找到的),那就是──

  「──所以說啊文州你到底是不是喜歡那個葉修啊?」

  「渴嗎?」喻文州遞給黃少天一杯水,讓他可以解渴,「休息一下吧!」

  黃少天感激地接過喻文州遞給他的水,不過在喝了一口水之後,發現自己好像被岔開了話題,隨即不滿的抬頭看了喻文州一眼,被拆穿意圖的喻文州也不覺得如何,只是繼續寫著東西,黃少天湊過去看喻文州到底在寫些什麼。

  「這不是下個月底才要交的作業嗎?這麼急著寫作什麼。」黃少天不解地問,然後也沒忘記自己剛剛的問題:「還有,剛剛的問題你到底要不要回答我啊?」

  「這個嘛……」喻文州轉著筆,「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呢?」

  黃少天明顯被喻文州反問住了,他想了想才說:「也沒什麼,只是前幾天蘇學姊過來問過我一些事情,我雖然笨了點不過也聽出了一點眉目。」

  「哦,那你聽出了什麼眉目呢?」喻文州做出洗耳恭聽的樣子,讓黃少天心中有些得意,於是又滔滔不絕地講了十來分鐘,喻文州又打好了報告的一個段落,黃少天才講完他聽出的眉目。

  「……所以,你覺得我喜歡葉修嗎?」喻文州又反問了黃少天一個問題。

  「唔。」黃少天又再次因為喻文州的問題而頓住了,他又思考了一下,「如果是別人的的話我是不敢說啦!但是你的話我可熟得很,你喜歡不喜歡一個人我倒是看得出來的,我是覺得你對葉修挺上心的。」

  「是嗎?」喻文州喃喃的說,然後又沉默了,黃少天等了許久也沒見喻文州說話,本就個性也有些急躁的他,當然忍不下去。

  「是說文州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難得你連一句話也不能給我嗎?」黃少天嘟嚷的說,然後一個激靈的想起來,「剛剛明明就是我在問你問題,為什麼反而回答問題的一直是我啊?」

  黃少天這才發現自己中計了,有些忿忿地看著喻文州,卻看見喻文州摸著鍵盤卻不打字,看著某個地點在發呆的樣子。

  「文州?」黃少天在喻文州面前揮了揮手,「唷……人還在嗎?」

  「嗯?也沒什麼,只是我剛剛在想事情,不小心想得出神了。」喻文州回過神來一臉抱歉地說:「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

  「什麼問題?」黃少天好奇了,因為喻文州一直都是聰穎的,所以很少聽到喻文州會被問題給困擾住。

  看見黃少天亮閃閃的眼神,喻文州忍不住微勾唇角,他一直覺得有像黃少天這樣單純的朋友,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他生性就謹慎,人人說他待人和氣,孰不知他只是在他與旁人之間築了一道牆,這道牆的厚度由他決定,別人無法隨便前進一步。

  除了他之外,黃少天還沒有看過喻文州跟誰比較好,不過自從認識了葉修之後,黃少天有些慢才察覺到喻文州對葉修的態度不大一樣,但是要說哪裡不大一樣,黃少天又說不出來到底哪裡不一樣,後來想想,葉修是學長又是學生會長,喻文州大概是尊敬他吧?然後就把這件事給放到腦後──單細胞的黃少天如是想。

  不過直到蘇沐橙來問他關於喻文州和葉修的事情的時候,他才靈機一動的聯想到這件事情,不得不說黃少天難得機智了一把。

  「……我還沒想明白,要是想明白了,我一定會和你說。」喻文州微微笑著回答了黃少天的問題,既然喻文州都這樣說了,就算黃少天並不滿意喻文州的回答也沒有辦法。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