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斜線前後表CP

 

 

  在吃完一頓明顯有點撐的午餐後,Roxy才跟Eggsy說已經可以不用回總部了。

  「Merlin非常乾脆的批准了你的假,他說快讓你那幾乎快被沙漠的太陽烤焦的小腦袋休息一下。」正當Eggsy還在想Merlin什麼時候這麼好心的時候,Roxy笑笑地又補充的說:「因為明天開始,外勤沒你的份,你必須在總部幫忙內勤作業。」

  「嘿,這不公平。」Eggsy不滿地說:「說好的我的休假呢?」

  「唔,Merlin說反正你在家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就來幫幫因為人手不足而必須天天加班的內勤人員,不覺得也是非常具有特色的休假方式嗎?」Roxy拍了拍Eggsy的肩膀,「夥伴,加油。」

  「那妳呢?」聽到這個悲慘消息的Eggsy,滿懷期待的問:「一起內勤嗎?」

  「當然不,我得去歐洲度、出個任務,你知道的。」Roxy那燦爛的笑容,Eggsy覺得相當刺眼。

  

※※※

 

  Eggsy回到家,J.B就立刻衝了上來在他腿邊蹭呀蹭,轉呀轉,像是看到主人回家很開心的樣子。

  「哼,是聞到了我帶回來的肉骨頭味道才這樣的吧?」Eggsy舉了舉他手上的袋子,只見J.B用飛快的速度搖著尾巴還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家主人。

  把肉骨頭丟給J.B後,牠開心的在旁邊啃呀啃的,看起來不亦樂乎,不過牠的主人的心情卻正好和他相反,他坐在沙發椅上,看起來像是在發呆又像是想事情,整個氛圍都是陰鬱的灰色。

  他其實知道的,知道午餐的時候Roxy想說什麼,只是他假裝不知道而已,因為他一點也不想談,就跟Merlin一直讓他外出出任務一樣,就是為了讓他沒有時間去想那件事情,之所以讓他去總部幫忙內勤工作,大概也是為了不要讓他閒下來。

  閒下來,就會胡思亂想。

  那天在美國肯塔基州發生的教堂事件,深深地烙印在他心裡,成為他心中永遠無法抹滅的痛。

  他知道他該釋懷,但是他辦不到。

  他知道他該忘記,但是他辦不到。

  他知道他該讓那些都過去,但是他辦不到。

  他無法忘記,他無時無刻都在想這件事,午夜夢迴中總是夢到同一個夢境,然後每夜被夢境驚醒,再也無法入睡,就坐在窗戶旁邊的扶手椅,等著太陽再度升起。

  又是一天的開始,沒有Harry的一天又開始了。

  Eggsy從沒有這麼依賴過一個人,多虧了他的繼父的關係,他必須堅強起來才能保護他的母親和他的妹妹,他從來沒有被別人照顧過,但自從認識了Harry,他成為了被照顧者,雖然一開始他還有些不習慣,但Harry溫和又帶著堅定地讓他習慣了,然後就上了癮。

  然後有一天,上帝跟你說:「噢,跟你開個玩笑,這個人我要帶走了。」

  這是多麼殘酷的事情,曾經擁有過,才會更加想念。

  在失去Harry之後,他才知道,原來他對Harry不只是依賴,而是他已經喜歡上Harry

  「……如果Harry知道我還是成功進入Kingsman了,雖然是繼承他的位置,這樣他也會開心嗎?」Eggsy喃喃的說。

  不知不覺,外頭的天色昏暗,又到了晚上,Eggsy最難熬的時段。

  「真羨慕你,只要有肉骨頭就一副幸福的模樣。」Eggsy看著一旁啃完骨頭滿足地趴在地板上打著呼嚕睡覺的J.B

現在是該用晚餐的時候,但是Eggsy卻一點也沒有吃東西的慾望,今天中午也是因為Roxy盯著他,他才勉強吃下那些東西,卻在回家之後全數吐了出來。

Eggsy嘆了一口氣,站起身回到主臥房,簡單梳洗過後,他穿上了一件酒紅的睡袍,這件睡袍並不是Harry之前穿的,而是Eggsy另外去買的,當初的念頭很簡單,只是希望能夠多接近一點曾經的Harry

Eggsy放棄了跟媽媽及妹妹一起住,在安置好她們之後,他就在Merlin的默許之下進駐了Harry之前住的房子,本來按照Kingsman的規定,已經死亡的特工的房子必須要清空,然後給下一位特工居住,但是他無視了這個規定,只跟Merlin說想要保留Harry的住家,神通廣大的魔法師完成了他的願望。

  從一旁的小酒櫃裡拿了瓶紅酒出來,這是他住進Harry家另外添購的家具,原因無它,在好幾天沒能睡好之後,Roxy建議他可以喝點紅酒,說可以幫助睡眠──雖然成效對Eggsy來說並不大。倒了一杯紅酒,紅酒在燈光的照射下展現晶瑩的色澤,非常美,Eggsy還記得第一次教他品酒的也是Harry

  『……用手指輕握住杯身,拿到紅酒的時候,不是匆匆忙忙地喝,而是先聞一下濃醇的酒香,然後喝一口,先別急著吞下,而是體驗一下紅酒在嘴中的味道,再咽下。』Harry展示完之後,就看著在一旁發茫的Eggsy,『你有在注意聽嗎?Eggsy?』

  當然有,只是舉起酒杯的Harry有一種濃濃的魅力,才讓Eggsy看傻了眼,在聽到Eggsy的理由之後,Harry只是莫可奈何的輕敲了Eggsy的額頭,展現了對Eggsy超乎想像的包容。

  想到這些,Eggsy覺得他剛剛喝下的酒,沒有那紅酒濃醇的酒香,而是滿滿的苦澀味。

  稍微收拾了一下,Eggsy躺在Harry曾經睡過的大床上,側身抱著被子,閉上眼睛。

  「希望……能夠夢到你……」

  就算會被惡夢驚醒,也甘之如飴。

 

 

    

                                    《完》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