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這是怎麼回事?』

  『我發誓我沒有Triton喜歡同性的情報。』Merlin用非常真誠的語氣說:『我是那種會捅自家同事一刀的人嗎?』

  (你是啊,而且會愉快笑著捅刀。)當然為了避免自己真的被捅刀,Harry非常機智的沒有說出口。

  『好了,Eggsy保持冷靜,被摸就被摸了,又不會少一塊肉,回來我幫你預約全身SPA按摩總行了吧?是男人就給我忍住。』Merlin換線跟Eggsy這麼說,然後又適時的換條線和Harry說話:『你瞧Eggsy的反應多麼生澀,我猜這反而會引起Triton的興趣。』

  事實果然如同Merlin所說的,Triton的確對Eggsy非常有興趣──直到Editha拿著那個小眼鏡盒回來為止。

  『我想王子英雄救美的戲碼是時候上演了。』Merlin如此說道,然後不到兩分鐘,Eggsy他們那個包廂的門就響起了。

 

  「你剛剛在附近嗎?時間抓得剛剛好呢!要不是你,我覺得我都快要露餡了。」Eggsy把領帶微微鬆開,因為太緊張了,他需要鬆開喘口氣。

  「事實上,我在你隔壁的包廂。」

 

  Harry沒有說,其實他從EggsyEditha進入包廂之後,Harry就一直和Merlin同時同步觀察Eggsy的任務狀況。

  然後Merlin不停地拿話語刺激他,比方說:

  『唷,那個女的眼神就像是要把Eggsy一口吃掉似的。』Merlin隨手拿起塊了巧克力餅乾吃著,『也許就像是塊甜滋滋的巧克力吧?』

  『Eggsy不是食物,我想並不會被吃掉。』Eggsy推了推眼鏡,語氣非常平靜,『而且巧克力太過甜膩了,不適合Eggsy。』

  『哎呀呀,原來任務目標喜歡男性,還是喜歡Eggsy這類型的,眼光很特別。』Merlin又吃起了Eggsy之前放在他這邊的栗子蛋糕,『這必須記錄下來,說不定以後可以用上。』

  『Eggsy本來就很好了,你難道不寵他嗎?』Harry拿出了第二支鋼筆,別問第一支鋼筆怎麼了,那真可怕。

  『我是寵他,體現在他現在身上帶的那些兵器,但是我相信我的寵和你所謂的寵意義絕對大不同。』Merlin冷哼了一聲:『我可不會天天用攝影機監看自己的學生,還順便錄影了--別以為能瞞過我,也不想想我是誰。』Kingsman無冕之王之一。

  『我沒想過要瞞你,我們之間有什麼好隱瞞的?』Harry非常有紳士風範的喝著咖啡,直到某個畫面讓他差點摔了杯子。

  『哇嗚,摸大腿了……又被摸了臉……慢著,Harry你又折斷鋼筆了嗎?這次真的不讓你報公帳了,你知道你已經折斷幾支鋼筆了嗎?既然這麼著急自家小狗的話,就應該好好的拴上項圈……你知道我只是形容,並不是真的要你栓上項圈。』

  是的,他折斷了第二支鋼筆──在任務目標摸上Eggsy的大腿時──他毫無歉疚的拿出了第三支鋼筆出來寫字,不知道在筆記本上寫了什麼,然後站起身來。

  『Harry?你站起來做什麼?』Merlin其實是不想問出口的,因為他完全知道Harry在想什麼,『給我忍著,不過就是就摸了臉和大腿,這有什麼,想想Gawain。』

  『那是Eggsy,不是別人。』

  『……好吧,隨便你。』

  然後讓他們驚訝的事情發生了,Editha折回來,還拿了剛剛Eggsy剛剛摸走才放回去的小眼鏡盒,他們都從Triton的眼中看見了懷疑。

  『他應該是懷疑起Eggsy的身分了。』Merlin推了推眼鏡,『我想王子英雄救美的戲碼是時候上演了。』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