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一頓好吃的午餐之後,葉秋又回到書房裡做事,而葉修則是帶著喻文州回他的房間,還帶了飲料和杯子還有小餅乾,就像是要拿來配八卦用的。

  「好了,說吧!」一切準備就緒,就等著喻文州說故事了。

  「……」喻文州有點哭笑不得,不過還是順著葉修,「蘇學姐應該說到我受傷的事情了吧?」

  「嗯,差不多是說到這裡,她還有說有一陣子我們兩個看起來就像是在鬧彆扭一樣彼此都不說話,但是又沒過多久就聽說我們在一起了,這麼峰迴路轉的劇情都讓她驚呆了。」葉修這麼說道。

  「呃,其實事情的緣由,就得從我們怎麼鬧彆扭開始的。」

  「……就因為我們不小心親到了嗎?」葉修有點不相信自己會為了這種理由和喻文州就鬧起彆扭。

  「呃,是啊,不過我覺得那時候我們心裡都有些心思,所以剛好遇到這種事情就不免覺得尷尬吧!」喻文州是這麼認為的。

  葉修想了想,覺得喻文州說的也蠻對的,如果不是因為心裡已經有想法的話,遇上這種事情也就笑笑帶過就行了,根本就不會覺得尷尬才對。

  「這跟哥以往的畫風不太搭,真無法想像。」

  葉修一直以來從來沒有為誰感到尷尬過,雖然這樣說確實有些奇怪,但他到目前(至少失憶之前他記得的)確實沒有喜歡過人,看到漂亮的女孩子會說漂亮,但是卻沒有產生過一點綺思的感覺。

  所以當時出車禍失憶之後,在看見喻文州時內心產生的微妙感覺也被葉修給自動忽略過去,只當是跟自己很有交情的後輩學弟而已,結果沒想到自己和這位後輩學弟交情是好到都……談戀愛了?葉修自己是比較過的,自己和黃少天以及自己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時候感覺是不一樣的,所以他也不認為蘇沐橙和葉秋說謊騙他,只是一點記憶也沒有,讓他聽這些事情就像是在聽別人的事情一樣──雖然偶爾會想起一些模糊影像,但對他來說還是沒什麼真實感。

  「嗯,所以我才會一開始的時候選擇不告訴你,一方面就是不想讓你覺得困擾。」喻文州苦笑地說著。

  「那然後呢?」知道喻文州是真心對自己好,葉修心中是有點小感動,但是該知道的事情還是要知道,「我們是怎麼破解這種尷尬的。」

  「哦,這就要說到校慶活動了。」喻文州笑笑地說。

 

  校慶活動,作為學生會的成員,喻文州和黃少天自然不免要幫忙一些事情,只是因為黃少天還有系籃的活動,葉修也沒多要求他,讓他看了一下入場狀況之後,就讓他走了,喻文州因為沒有參加系籃的活動,所以就留下來了。

  「我大概沒什麼運動天分。」在被問到怎麼沒參加系籃的活動時,喻文州都是千篇一律的回答。

  「既然這樣,那就多幫一點忙吧!我們這邊只要有活動,就非常缺人,總是要一個人當好幾個人用。」葉修拿出了之前就準備好的分配表給喻文州,「本來是還要加上黃少天的,不過看他這麼辛苦就算了,只讓他幫忙入場和收尾而已。」

  「沒關係的,少天那邊我也能夠幫忙,如果真的缺人的話。」喻文州自然是知道學生會的忙碌的,因為在那之前他也是有做準備工作的。

  「放心,真缺人的話你是絕對跑不掉的。」葉修拍拍喻文州的肩膀,一旁的蘇沐橙和陳果都不禁笑了,學生會的其他成員也早就出去幫忙照看活動了。

  喻文州拿著該注意的名單正要走出去的時候,葉修又叫了他,他回過頭去疑惑的看著葉修,想說是不是還有其他要交待的事情。

  「中午的時候記得回辦公室集合,今天特地用了經費訂了超高級的便當。」葉修笑笑地說:「好不容易從節儉的會計小姐那裡凹來的。」

  一旁陳果略嘟囔的說:「誰節儉了,是經費不足經費不足。」

  「所以要記得回來吃經費不足下訂的超高級便當,不然會計小姐會生氣的。」葉修不怕死的又繼續開玩笑,陳果最後還是忍不住地捏了葉修一把。

  中午的時候,喻文州想起來葉修早上講的事情,本來是想要回學生會辦公室的,但是他盯著的場地剛好出了一點意料中的事情,所以他趕緊的去解決,等事情處理好之後,他才驚覺已經過了飯點很久了,都已經下午兩點了。

  遲到都遲到了,喻文州也就慢慢走回辦公室,想說再怎麼樣葉修他們也不可能沒收他的便當,只是大家都忙,應該會把他的便當留在辦公室裡吧?可當他到了辦公室後,在桌上除了看到他的便當之外,還有一瓶運動飲料以及一張便條紙。

  『好好吃午餐,記得細嚼慢嚥,下午活動加油。』雖然紙條上來並沒有署名,但看到那熟悉的字跡就知道是葉修留的,喻文州笑笑地將紙條給收了起來。

  吃完午餐後,下午又繼續到處巡邏,看活動是否有臨時狀況或是否順利進行,而到了晚上則是本次校慶最重要的活動──校慶舞會。

  黃少天負責的是現場一些活動的收場,大概是因為覺得讓別人做了自己的工作有點過意不去,所以黃少天在系籃活動活動結束之後,就乖乖的過來幫忙了,喻文州則是跟著他旁邊看著,因為他負責的事情大概都結束了,只剩下晚一點舞會的事情,不過還沒有到預計集合的時間。

  「文州文州你今天沒有去真的是太可惜了。」一邊盯著哨,黃少天一邊跟喻文州分享今天系裡活動的花絮。

  「沒辦法,我們兩個都不到場的話不太好,反正我也沒參加系裡活動,就讓你當代表了。」喻文州笑笑地說。

  黃少天還正要開始滔滔不絕地繼續這個話題,然後他的手機響了,他看了看打電話來的名字,帶著疑惑的神情接了電話,喻文州看見黃少天接了電話講沒幾句就看了他一眼,是跟他有關的電話?

  「……嗯,在旁邊,電話?不知道。」黃少天停下來問喻文州:「文州你手機沒開嗎?學姐有事找你。」然後順便把他的手機也遞給了喻文州。

  「嗯?」喻文州接過了電話,還順便找自己的手機,他記得他的手機是開的避免有事找,不過看手機畫面卻是黑的,自己關機了?「是,學姐有事嗎?我的手機大概是沒電了,沒注意自己關機了……現在?現在過去當然行,這邊少天一個人應該可以?」喻文州用眼神問著黃少天,黃少天點點頭表示自己能行。

  然後喻文州就趕往體育館了,這是校慶舞會就是在這裡舉辦的,聽說是第一次辦理的校慶舞會,本來學校是不答應的,不過在葉修和蘇沐橙的多方遊說之後,最後學校還是同意了這次的活動。喻文州到的時候,外面已經有很多人在排隊了,因為進場的時間還沒有到,就只能在外面等著,他從活動人員專用入口進去,然後就看見了葉修和蘇沐橙,原來是因為蘇沐橙看外面的人比起預計來的多,怕會來不及準備開場,所以臨時決定把準備時間提前。

  「畢竟我們這屆可是第一次,也希望這個校慶舞會可以成為以後的校慶傳統,所以能夠順順利利的就好了。」蘇沐橙是這樣地說。

  ──結果日後這真的成為了日後的校慶傳統,第二屆學生會長喻文州不容置疑的讓這個提案直接通過,不過沒有被反對的原因,大概是因為這個舞會還有一個神秘的傳說。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