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修手上拿著粥還有運動飲料,來到喻文州的房間門口,他們雖然是同一間宿舍,不過因為上課時間和回來的時間不大一樣,所以很少碰到。

  剛剛蘇沐橙拿著這些二話不說的就把東西給丟給了葉修。

  「黃少天學弟晚上有點事情,就麻煩你把喻學弟的晚餐給帶去囉!」蘇沐橙笑吟吟的說,然後又笑呵呵地離開了,只留下一頭霧水的葉修在原地,然後他在原地思考了五分鐘之後,就踏上了(被逼迫)送餐之路。

  葉修在門口沒猶豫很久,就敲了敲門,然後他眼前的門就打開了。

  

  「然後呢?」葉修吃著餅乾,然後問了坐在旁邊小沙發上面的喻文州。

  「……」喻文州看著好像在聽故事很輕鬆的葉修,微微笑著回答:「然後你就夜襲了我。」

  「呵,你開玩笑呢!我是不會被騙的。」葉修用憐憫的眼神看著喻文州,這種謊連三歲小孩都不會相信好嗎?

 

  葉修會猶豫不是沒有原因的,其實那天蘇沐橙說的也不算太錯,喻文州的感冒說不定真的是他傳染給他的──嚴格說起來的話,是喻文州主動被他傳染了。

  昨天聽到陳果說到那個從校慶舞會開始的傳說『傳說中,在校慶舞會上和喜歡的人告白,就會獲得幸福。』時,他內心就不禁有些心虛,不過他馬上又想他為什麼非得要心虛不可,這代表他的舞會辦得很成功不是嗎?……雖然這個傳說好像並不是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那一天,在舞會開場時負責致詞的葉修一講完話,就溜下台準備到旁邊當隱形人,雖然他舉辦了舞會,但可不代表他喜歡跳舞這種社交活動,只是覺得既然是大學生了就應該來點不一樣的校慶活動,就算經費不足也沒關係,重點是大家玩得開心。

  在旁邊看著大家玩樂的葉修,沒注意到朝自己走過來的喻文州,等他發現的時候,已經是喻文州將一杯香檳拿到他面前。

  「喝一杯嗎?」喻文州笑笑地說,不過又想到現在活動還沒結束,喝酒好像不大適合:「可以喝嗎?」

  「能喝是能喝,香檳的酒精濃度也不算很高,這是特別挑過的。」雖然葉修是這樣說,不過他卻還是拒絕了喻文州手上的這杯香檳,「不過太可惜了,哥因為酒量不好,所以最好別喝會比較好。」

  「嗯,那我……」喻文州想說既然葉修不能喝,那他也不要喝會比較好,不過葉修卻阻止了他想將香檳放到一旁桌子的舉動。

  「沒關係,你喝吧!這個不怎麼醉人,喝一點沒有關係,不用介意我。」既然葉修都這樣說了,喻文州再說不要的話好像有點不禮貌,於是就從善如流的喝了幾口。

  「不去跳舞嗎?」葉修好奇的問喻文州,「沒有人邀你做舞伴嗎?」

  「不,這個我不太擅長,所以也只能拒絕那些人了。」喻文州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然後時間漸漸的過去,就快要到舞會的尾聲了,已經有些人先行離開了,也有些人捨不得這裡的氣氛還在舞著,葉修算算時間好像也差不多了,正打算走去負責音樂的操控室,讓他們準備下最後結束的曲子,不過正當他準備走的時候,卻被喻文州給拉住了手。

  也許是因為這時的氣氛,也許是因為方才喝下的香檳有些醉人,喻文州就這樣主動拉住了葉修的手。

  「怎麼了嗎?」葉修以為喻文州有事情要跟他說,不過下一秒鐘他就發現自己錯了,因為接下來喻文州將他整個人拉了過去。

  喻文州將葉修拉了過來,看見葉修疑惑的眼神,先是笑了笑,然後就著這樣的姿勢,吻了葉修,被吻的葉修想當然爾整個人就大當機了,喻文州又將人給拉進了自己懷裡,在葉修耳邊輕聲說:「我喜歡你。」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