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修和葉秋坐在醫院的貴賓室等著葉修的檢查報告,葉修玩著一個魔術方塊,手速極快的擺弄著,葉秋則是無聊的滑著手機。

  「欸,對了,今天晚上去外面餐廳吃嗎?反正難得都出門了。」葉修一邊玩著魔術方塊一邊跟葉秋說話。

  「先回家一趟,再出去吃飯,進出醫院什麼的,總要先回家換個衣服。」葉秋頭也沒抬的說:「晚上想吃什麼?」

  「唔,這可得好好想想,天氣熱總想吃點涼爽的食物。」葉修拿起了桌上為他們準備的檸檬汁喝了一口。

  然後,醫生打開了貴賓室的門走了進來,正在討論晚餐要吃什麼的兩兄弟這才停了下來,放下魔術方塊和手機,準備聽醫生的說明。

  「檢查結果,葉先生腦中的瘀血已經全部消退了,其他的檢查也都是良好結果,沒有什麼異常現象。」醫生是這麼說的。

  「但是為什麼他的記憶卻還沒恢復呢?」一開始說可能因為是腦中瘀血的關係,所以導致葉修失憶,但現在瘀血消退了,卻還是沒有恢復,這又是什麼回事?

  「當初葉先生會失去記憶,確實是因為瘀血的關係。」醫生略有點緊張的解釋,「不過,當時也有說,也不一定是因為瘀血的關係,也有可能是因為撞擊造成失憶。」

  「那所以,依照醫生的意思,我大概什麼時候可以恢復記憶呢?」葉修並不像葉秋一樣著急,他拍了拍葉秋的手要他鎮定下來,這讓醫生鬆了一口氣,剛剛葉秋一副要把醫院給砸了的表情讓他小小心臟差點承受不住,但是葉修的這個問題也很不好回答。

  「呃……關於這點……」醫生看起來有點為難,「我也很想回答你一個確切的日期,但是答案是我不行,腦部是非常精密的部位,今天雖然瘀血消失了,但是腦部積壓的地方不一定會這麼快恢復,所以我們再觀察一段時間看看吧!」

  帶著幾乎要炸毛的葉秋離開了醫院,搭車回家的路上,葉秋便冷著臉看著窗外看著景色就是不看葉修,看起來就是在生悶氣的樣子。

  「哥不過只是失憶,這讓別人看到還以為哥得了什麼絕症。」葉修戳了戳葉秋的臉頰,「雖然沒有辦法很快恢復記憶是有點讓人失望,不過也知道了一個好消息,我的瘀血消退了,而其他的檢查也都沒有異常.至少那場車禍沒有留下後遺症了不是嗎?──啊,除了失憶之外,不過哥不是沒把你給忘記嗎?所以不要表現得比我還要失落。」

  「這算是什麼好消息。」葉秋白了葉修一眼,然後悶悶地說,他實在看不出來葉修此時的心情如何,他也怕葉修其實心裡難過卻硬撐著不想讓他擔心,「如果你想哭的話,在我面前可以哭得沒關係,我肩膀借給你。」

  結果在聽到葉秋的好弟弟宣言之後,葉修反而笑了出來,還是大笑,這讓葉秋有些惱羞成怒了。

  「哥真的沒事。」葉修笑到都流眼淚了,「葉秋你想什麼呢!哥怎麼會因為這種事情哭。」

  「……嗯。」葉秋想想,現在葉修應該是最失落的人,怎麼可以讓葉修還來安慰他呢?他應該要表現得比葉修還要堅強才對,「好吧!那晚上要吃什麼。」

 

  「是嗎?這樣啊,前輩有很失望嗎?」喻文州講著電話,電話另一頭正是蘇沐橙。

  「是還好,至少看起來還是很開朗的樣子,葉秋看起來比他還要失望。」剛剛她才和他們吃了晚餐,剛回到家便給喻文州打了電話,「第一手消息,我是不是對你很好。」

  「是啊,非常感謝學姊的第一手消息。」喻文州笑笑地坐在自家沙發上,桌上還有剛泡好的蜂蜜茶。

  「那麼,你和葉修說了校慶舞會的事了嗎?」蘇沐橙好奇的問,因為最近葉修看起來怪怪的,刻意不提喻文州的話題,就算蘇沐橙偶爾提到,葉修也會不著痕跡的岔開話題,所以葉修怪怪的原因肯定跟喻文州有關呢!

  「他不是在看到校慶紀錄的時候就知道了嗎?」因為校慶紀錄裡頭,正巧拍到了當時他抱住葉修的畫面,正也是葉修為什麼看到校慶紀錄的時候就發現他們關係不一般的最大原因。

  「看到跟知道是兩回事吧?」雖然電話那頭的喻文州看不到,蘇沐橙還是搖搖頭,「總之,看來你是說了,那葉修反應如何?」

  「很平靜,讓人不曉得該怎麼接下去的平靜,那天就講到那邊而已。」喻文州露出略有些無奈的表情。

  「嗯,是喔!」蘇沐橙也微微嘆了一口氣,「明天會到學校一趟,葉修和葉秋。」

  「來學校?來學校有什麼事嗎?」喻文州有些驚訝,雖然之前葉修也是有來學校,不過後來又讓葉秋給強制帶回家了。

  「不知道,聽說是葉修想回學校走走,葉秋作陪。」蘇沐橙歪了歪頭,「應該只是葉修無聊了所以想回來走走,葉秋說是作陪大概是監督?」

  「時間是下午的話,我大概有時間可以陪他們走走。」喻文州想了想明天的行程還有待辦事項,不過沒想到還有葉秋會一起來,「如果他們有需要我陪同的話。」葉秋大概會反對吧?

  「哈哈,我會轉告葉修的,讓他如果要找你的話打電話給你。」蘇沐橙說完之後就掛了電話。

  喻文州掛了電話之後,深深吐了一口氣之後,就癱在沙發上了。

  「啊啊,真是苦惱啊!」喻文州也實在是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了,他想……「最後,大概還是得讓前輩自己決定吧?」

  要是葉修本人自己沒有想起來那些記憶,就是他講再多他們的事情,也是於事無補的,因為那對他來說就只是聽說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