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去,才是最好的辦法。」梅長蘇繼續想要說服蕭景琰,「沒有人像我一樣熟悉那裡,如果我去的話,一定能夠盡快地結束戰事。」

  「但是你的身體這麼不好,之前不是還大病了一場,」蕭景琰忽然說了這麼一句,讓梅長蘇沒能繼續說下去,「然後你跟我說,你想要上戰場去替我打贏這場仗?」

  「……我的身體真的好了,你相信我。」梅長蘇說:「不然你說還有誰能去?沒有武將主動請纓吧?那你想要派誰去呢?」

  「確實,朝中無人,但無論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答應的。」蕭景琰說:「要我讓我眼睜睜的看著你上戰場送死,我做不到。」

  「如今國難當頭,你又怎麼能將我個人的安危放置在國家之上呢?我只是想盡我最大的能力,去幫助你。」梅長蘇焦急著看著蕭景琰,「景琰……」

  「那又怎樣,這些道理我都明白,可我就是做不到。」蕭景琰忽然抱住了梅長蘇,「我沒辦法也不能再抱著可能失去你的可能性送你上戰場,你對我來說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嗎?上次分別,就讓我們分離了十三年。」

  「景琰……」突然被抱住了,梅長蘇也有些懵。

  蕭景琰抱得很緊,緊得好像梅長蘇下秒鐘就要消失似的想要緊緊抓牢。

  「我沒有辦法,再承受失去你的可能,一點可能也不行。」蕭景琰語氣帶著沉重,「如果要去的話,我寧願我們兩個一起去,要我在這裡等太過折磨。」

  「東宮怎麼能夠……」梅長蘇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唇突然被覆住了。

  那些年,說不清也道不明的情感,無法說出口的那些情感,全部都用這個吻封緘。

  蕭景琰吻得很溫柔,就像是非常珍惜懷中之人的溫柔,然後慢慢的進佔唇齒之間,慢慢地加深這個吻,直到察覺到梅長蘇似乎快沒辦法呼吸了才放開他。

  梅長蘇怔怔的看著蕭景琰。

  「我曾經以為失去了你,覺得這世間沒什麼再讓我心動的人,因為最好的、最誠摯的感情我已經都給了你。」蕭景琰默默地說,也不管梅長蘇有沒有在聽,「直到遇見了你,遇見了梅長蘇,我一直不能明白這莫名的情感是怎麼回事,我覺得我背叛了小殊,但是卻無法不去在意梅長蘇,我一直覺得梅長蘇很像小殊,但是他們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我一再地告訴自己──直到那一天,我才知道,原來我喜歡的一直是同一個人,或許我沒能真的認出你來,但我的心還是認出來了。」

  「你、你在說什麼。」梅長蘇轉過身去,腦子裡難得一片混亂,他剛剛到底聽到了什麼,他剛剛是聽到蕭景琰說喜歡他了嗎?

  然後下一秒鐘他就馬上被蕭景琰給扳了過來。

  「如果沒有你,那麼我獲得的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

 

 

 

 

  接下來的事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梅長蘇也不記得了。

 

  昏暗的燈火,脣齒相依,相濡以沫,沉重的喘息聲。

 

 

 

  等到梅長蘇恢復意識的時候,已經是一天之後了,他醒來的時候就看見黎綱就坐在旁邊打著瞌睡,看了看四周,他認出這是蕭景琰的房間,然後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事情。

 

  『這次換我保護你,你只要好好的,其他的都沒有關係,不管你是梅長蘇或是林殊,都無所謂。』這是昨晚,他喘息著躺在蕭景琰的臂彎裡時,迷迷糊糊地聽到蕭景琰對他說的話,他還來不及細想蕭景琰講這句話到底什麼意思,就又被帶入下一波令人眩暈的漩渦之中。

 

  梅長蘇忽然想起來這句話,然後猛然坐起身來,一旁的黎綱被嚇了一大跳。

 

  「黎綱,景琰呢?」不對,這一切都不對,蕭景琰會這麼說一定代表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看向黎綱。

 

  「宗主……」黎綱面有難色地看著梅長蘇,「您先別激動。」

 

  梅長蘇又看了看旁邊,發現飛流也不在,「飛流呢?還有甄平?」

 

  「今天早上,他們兩個都跟著太子殿下前往北境了。」黎綱看到梅長蘇瞬間瞪大的眼睛,「宗主,您先冷靜下來,藺少閣主也一起去了,您要是吐血了,晏大夫可就要頭疼了。」

 

  梅長蘇努力平穩自己的呼吸,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從頭到尾的告訴我。」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