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就,隱隱的,有一股香味。

 

  蕭景琰每次來到蘇宅的,在內室等梅長蘇過來的時候,就會聞到一股香味,淡淡的、若有似無的味道,說不出來是什麼味道,像是幾種味道混和在一起,不過不是讓人不愉悅的味道。

  第一次的時候蕭景琰還不太在意,在第二次的時候稍稍在意了一下,但是再之後,忍不住去追尋味道的源頭到底是打哪來,卻在梅長蘇身上發現了他所找尋的味道。

  「嗯?香味?」終於,在某一次閒聊的時候,蕭景琰裝作不經意地詢問這個困擾了他幾天的問題,他本來是不想問的,只是這個疑惑一直存在他心頭上,總讓他感覺不吐不快,但他的疑問得到的卻是梅長蘇疑惑的神情,「殿下說我身上帶著香味嗎?」

  「就、我偶爾會聞到從先生身上傳來某種味道,淡淡的。」蕭景琰不覺得有什麼,他只是就自己的疑問提出了問題。

  「我並沒有薰香的習慣,府上也不太放香,晏大夫偶爾會調些藥搭配著香使用,許是殿下聞到了那殘留的香味。」梅長蘇想了想又說:「還是殿下聞到的是黎綱為了衝散藥味而點的香,像是檀香之類的味道嗎?」

  「嗯,也許,我也沒注意是什麼味道。」蕭景琰輕咳了一聲,掩飾自己的不自然,「也有可能是我的錯覺也不一定,先生不用太在意。」

  然後兩個人,就佔據桌子的各兩邊,一個人在替某人寫些朝上該注意的事情以及如果被詢問到某些問題比較合適的答案,另一個人正聚精會神的研讀某人寫給他的那些概要。

  偶爾,兩個人的手在拿東西的時候會不小心碰觸到,梅長蘇會笑笑的、自然的將手給伸回去,而蕭景琰則是有些不自然的將手給伸回去。

  

  歲月靜好。

  突然腦袋裡閃過這四個字,蕭景琰有些怔愣的盯著他眼前正用著毛筆寫字的梅長蘇。

  像是感覺到蕭景琰太過熱烈的視線,梅長蘇抬起頭,在他眼前的就是看著他發呆的靖王殿下一枚。

  「殿下?」梅長蘇有些疑惑,蕭景琰是想什麼事情這麼認真,想到都出神了,梅長蘇還嘗試般的用手在他面前揮呀揮,確定沒有反應後他又喚了一聲:「殿下?」

  這景琰也太沒有警覺性了吧?連他在他面前這樣都沒有察覺,這要是敵人殺過來了那可怎麼辦,不行,得讓景琰改改。

  蕭景琰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失態,又看到梅長蘇帶著略擔憂的眼神看著他,「抱歉,我想事情想出神了。」

  「殿下是有什麼煩心的事情嗎?不如可以和蘇某說說,蘇某也可替你出主意,或許不是什麼好主意,但希望至少可以替殿下分憂。」梅長蘇一臉誠懇地看著蕭景琰。

  「呃,沒什麼。」他總不能說:看著你,我就想到了『歲月靜好』這四個字,然後就看著你發起了呆來,就算蕭景琰再怎麼不懂交際,他也知道這可不是什麼可以隨便說出口的事情,不過在看著梅長蘇略蹙起的眉頭,蕭景琰只好隨口說:「好吧,我是在想最近兵部和巡防營的事情。」

  「哦,兵部尚書找了殿下麻煩嗎?」梅長蘇果然被蕭景琰的話給安撫住了,他又習慣性的搓了搓衣角,不過在注意到蕭景琰的視線後他就又馬上停下了,就像個被抓到做錯事的孩子一樣。

  「也不是。」蕭景琰又撿了幾件不怎麼打緊的事情轉移梅長蘇的注意力。

  在梅長蘇翻找著資料替他想辦法的時候,蕭景琰偷偷的在心裡鬆了一口氣,然後隨即又覺得這樣想的自己實在是太錯誤了,實在是太有罪惡感了──他又看了一眼梅長蘇,沒忍住偷偷嘆了一口氣。

  聽到蕭景琰嘆氣,以為他真的很煩惱這些事情,梅長蘇更認真地替他想方設法的。

  

  兩個人完全都在錯誤的方向做著自己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靜晨 的頭像
靜晨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