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不知道又過了多久,總之,當黎綱第二次進來添熱茶添茶點的時候,一向遲鈍的靖王殿下終於意會到,可能、大概、也許黎綱在半個時辰內進來了兩次,其實是為了不著痕跡的提醒他應該要休息一下,因為他休息他家宗主才能夠休息,沒看見他家宗主已經孜孜不倦地替他寫了好幾篇摺子了嗎?靖王殿下不懂心疼他家宗主可是他們心疼啊!君不見飛流已經用哀怨的眼神看著他的蘇哥哥許久了,但他的蘇哥哥只是摸摸他的頭要他乖去一邊玩雪,飛流委委屈屈的去了,臨走前還狠狠瞪了蕭景琰一眼,蕭景琰完全不明所以。

  所以終於開竅的靖王殿下順從民意的說了句:「蘇先生辛苦了,也該休息一下。」

  「是啊是啊,吃吃看,這可是剛出爐熱騰騰的桂花糕,吉嬸特地做好的點心。」就像是等著靖王這句話,黎綱眼明手快的將那碟桂花糕往自家宗主的方向推了過去,然後再自然的把桌上的紙筆收起來,瞬間原本堆滿了紙筆的桌子反而堆滿了一堆點心和茶水。

  梅長蘇迅速瞥了眼蕭景琰之後,後者大概是看到桌上沒有他喜歡的榛子酥有點失望,不過還是狀似淡定的拿起茶杯喝起了茶。

  (如果可以,景琰大概會直接嘆出這口氣,只可惜就算在我面前,你也不能夠放心地做自己……因為我……不是林殊。)思及此,梅長蘇忍不住眼神變得黯然。

  「蘇先生為何皺眉,茶不好喝嗎?」喝了一口茶之後,蕭景琰突然看到梅長蘇盯著他手上那杯茶略蹙起了眉。

  「嗯?噢,沒事,我在想今天吉嬸怎麼沒有做榛子酥,我上次還特別交代了,想說殿下喜歡吃那個,不是嗎?。」梅長蘇鎮定的說,又隨手將幾碟靖王喜歡的點心推到他面前,「既然沒有榛子酥,殿下就先用點這個。」

  「沒關係,我最近不常吃倒沒有很想,母妃最近也不大做那個了,反而最近做的都是其他點心。」而那些點心……恰恰也都是以往林殊喜歡吃的點心,蕭景琰沒多想,只想著大概靜妃最近也是想起了那個往日耀眼的少年,所以才會藉著做林殊喜歡吃的點心睹物思人。

  說到榛子酥,蕭景琰又忍不住想到林殊。

  他喜歡吃榛子酥,但是林殊不能吃榛子酥,吃了就會嚴重過敏,嚴重的話還會危及性命。

  一開始他們都不知道,蕭景琰只是開心地想要和他剛交到的好朋友分享他最喜歡的點心,結果沒有想到林殊吃了幾口沒多久,就發生呼吸困難的狀況,蕭景琰連忙叫了人過來替林殊診治,原本以為是毒殺事件,但是蕭景琰也吃了那點心但是沒有事情,最後查了查林殊吃過的東西才知道林殊可能是對榛子過敏,知道原因了自然就可以對症下藥,林殊小朋友很快的就好了繼續活蹦亂跳的,但是這件事造成蕭景琰不小的陰影,有很長一段時間他都不敢亂拿東西給林殊吃,就怕林殊不小心又過敏之類的。

  『唉唷,有什麼好怕的,反正你就在我身邊,如果我真的又過敏了還是怎樣的,難道你會見死不救?』隔了一段時間,心思敏捷的林殊自然發現了蕭景琰的異樣。

  『不要亂說,我當然會救你。』蕭景琰一臉嚴肅的表情。

  『那不就得了,你有什麼好擔心了,再說了,我母親已經讓太醫幫我診斷了,我大概就對榛子過敏而已,那天純粹就是意外,你有什麼好內疚的?』和蕭景琰的嚴肅相反,林殊還是一副笑嘻嘻的樣子。

  『……』(因為那天看著你難受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我也很難受。)但是蕭景琰說不出口,索性就沉默以對。

  『好了,既然你這麼在意的話……』林殊小朋友轉了轉他的小腦袋,『那不然你把上次舅舅送你的那把短刀給我,我上次瞧見的時候可喜歡了。』

  雖然那是父皇難得送給他的東西,蕭景琰非常珍惜,不過既然林殊都這樣說了,蕭景琰想了想也沒什麼可惜的,咬了咬牙就把東西送給林殊了。──當然,事後林殊小朋友被林燮給好好教訓了一番,那柄短刀最後還是回到了蕭景琰手上。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