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之後】(五)

 

  終於,事態在最後演變成最嚴重的狀態。

  接到通知後,冰炎風風火火的來到了醫療班,越往裡頭來到了特殊診療室,這種診療室他很熟悉,之前他就是在這裡接受診療,這也代表褚冥漾的傷勢重到需要來到特殊診療室才能治療。

  打開診療室的門,他就聽到一聲呻吟,雖然是隱忍著,但是卻能感受到其中的痛楚。

  他看著躺在診療檯上的褚冥漾,他的右肩被劃開了很大一道傷口,除了鮮血淋漓之外,還散發著陣陣的黑色氣息,傷口周圍也都呈現不自然的黑紫色,褚冥漾已經痛到昏迷了,但是卻因為疼痛偶爾會發生幾聲嚶嚀,而提爾則是一臉苦惱的樣子,似乎不知道該從哪邊下手的樣子。

  「這是怎麼一回事?」冰炎惱怒的問,診療檯上的褚冥漾一臉痛苦。

  「這是非常複雜的詛咒,需要研究一下該如何治療,我已經請對這方面有研究的人過來了。」提爾看冰炎還是一臉生氣的樣子,只要再加上一句補充:「如果沒有用好,漾漾小朋友的手可就費了」

  「冰炎,你先冷靜下來,提爾他也很想治療褚,只是現在沒辦法。」夏碎嚴肅的說:「施咒的人相當狠毒,一副就是要置褚於死地。」

  「……那個人呢?」冰炎咬牙切齒的問,褚都傷成這樣了,對方總不可能沒有受傷吧?要是褚冥漾還這麼善心的話,他也不曉得到底該說什麼了。

  「在另外一間診療室,漾漾當然也沒有下手太輕,不過漾漾還是太善良了,跟那個人渣可不一樣,那個人渣受得都是外傷,外傷雖然嚴重但是卻很好治療,主要是詛咒所耗損比較多精神力,直到剛剛都還在昏迷中。」提爾皺著眉頭,「不過話說回來,現在你最好不要過去比較好。」

  「為什麼?問清楚他在褚身上下了什麼詛咒,不是比較快能夠治療嗎?」冰炎有些不耐煩的說,看到褚冥漾這麼痛苦他頓時有點心慌,平時的冷靜都不曉得跑哪裡去了。

  「你去了也沒用,因為巡司她已經……」提爾話還沒說完,診療室的門又再次的被打開了,褚冥玥神色冰冷的走了進來,跟在褚冥玥身後的還有神色嚴肅的白陵然以及月見越見兩兄弟,幾個人臉色都很不好。

  「等你問出來我弟已經不知道還要痛多久。」褚冥玥冷冷地瞪了冰炎一眼。

  「問出來了嗎?」提爾看著月見,後者點點頭,但不知道為什麼臉色有點難看,他走近提爾低聲和他說了幾句話,提爾臉色變了又變。

  「怎麼了嗎?」夏碎看冰炎和褚冥玥等人臉色都很差,為了打破沉默便開口問了提爾,「該不會是對方不願意說吧?如果是這樣的話……」

  「不,巡司確實已經問出來了,詛咒的部分已經有辦法解決了,這個可以不用擔心。」示意越見去準備治療的東西,而月見則是轉而去照料褚冥漾的狀況,之所以提爾會臉色變了又變,其實是聽到月見對他說褚冥玥是怎麼拷問那個詛咒褚冥漾的人讓他有點冒冷汗而已,不過現在的狀況可不方便說

  「你先幫那傢伙處理詛咒的事,至於冰炎『小弟』,麻煩請你跟我到外面去,我有事情要跟你說。」褚冥玥說話的語氣倨傲得像個女王,然後也不管冰炎怎麼有沒有答應,就和白陵然一前一後的走出診療室。

  事後夏碎想起來,卻覺得此時的褚冥玥只不過是為了保護寶貝弟弟的姐姐。

  必須要堅強,才能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

 

 

※※※

  「請你立刻和我弟弟分手。」才剛走出診療室較為僻靜的一角,褚冥玥淡淡的說了這句話。

  「……什麼?」一愣,冰炎幾乎以為自己是聽錯了。

  「我說,你馬上和漾漾分手。」褚冥玥雙手插在胸前,看起來氣勢凌人,也隱約感覺得到褚冥玥此時的怒氣。

  「我知道妳因為今天的事情很不高興,但是也沒有必要這樣吧?而且這是我和褚兩個人的事情。」原本就已經因為褚冥漾受傷的事情有點焦躁的冰炎,聽到褚冥玥的話而感到不高興。

  「一個禮拜內,這樣的攻擊事件總是一百二十八次,包含了各種大大小小的攻擊,今天是最嚴重的,那個人是闇精靈一脈的,似乎覺得你只是被漾漾蠱惑了,想來伸張正義拯救守世界備受矚目血統高貴的混血精靈殿下。」雖然褚冥玥輕描淡寫的說,但冰炎感覺得出她的咬牙切齒,「你要如何面面俱到的保護他?今天是因為他在學院內所以還好能夠撿回一條命,若是這種攻擊是在外面呢?你能夠保證你無時無刻都能保護他嗎?」

  「並不是我們要拆散你們,而是事情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關於這點我相信你也能夠理解。」白陵然淡淡說道,「小玥說得沒錯,如果今天漾漾是在外面受到攻擊?或是根本來不及回到醫療班治療?萬一又發生這種事該如何是好呢?」

  「……」他承認今天這件事是他的疏忽,但是他並不覺得事情有他們說的那麼嚴重。

  「如果再讓你們在一起的話,恐怕這種事還會一再發生。」褚冥玥冷聲說道,「還有,等漾漾高中畢業後我會讓他到七陵繼續他的學業。」

  「我沒聽褚說過這件事。」冰炎皺起了好看的眉頭。

  「你當然沒聽過,因為我還沒跟他說。」褚冥玥冷淡的說:「反正我是不會再讓他繼續待在那邊的。」

  「褚他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他有權力決定他自己的事情。」對於褚冥玥獨斷的行為冰炎感到非常不悅。

  「……你知道,這陣子的流言蜚語傳得有多離譜,為什麼受傷被罵的人總是我弟,他到底做錯了什麼?只因為他喜歡你就必須被這樣對待嗎?」褚冥玥一臉慍怒的說。

  「我希望你能夠好好想想,怎麼樣才是對漾漾好。」白陵然溫聲說道:「固然你們的感情很重要,但事會讓對方受傷哭泣的愛情……我想這才是我們需要去討論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靜晨 的頭像
靜晨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