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之後】(七)

 

  事情是這樣的,今天下午褚冥漾在上完課之後,突然想到抽取用符紙快要用完了,想說要去老張那裡補個貨順便買幾顆水晶課堂備用,千冬歲和萊恩因為有任務就先走了,喵喵則是還有醫療班的工作也先走了。本來喵喵是想要陪他去的,畢竟這些日子讓褚冥漾一個人待著太危險了,最近的大小攻擊層出不窮的,但是他想說只是到附近買個東西而已便婉拒了喵喵的建議。

  只是他沒想到他實在是太衰了,他真的只是想去買個東西而已,為什麼這些人卻不肯放過他呢?看著眼前的這群人,褚冥漾有些厭煩的在心裡想著。

  「低賤種族,離高貴的殿下遠一點。」又來了,又是諸如此類的話語,每次這些攻擊他的人都是說同樣的話,但是他們為什麼不去找學長說這些話呢?相信學長會很樂意的把他們丟向天邊當星星去。

  「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說第二次,這件事不是你們這些外人可以管的,我喜歡學長跟你們有什麼關係?」褚冥漾淡淡地說:「還有,不許再說什麼低賤種族的話了,妖師一族並不是什麼低賤的種族。」

  「跟這個低賤種族說這麼多幹嗎?他根本聽不懂。」一旁看起來像是闇精靈一族的人生氣的說:「低賤的人竟然敢玷汙高貴的冰炎殿下,你可知道冰炎殿下可是我們精靈一族的驕傲,雖然闇河一族和冰牙一族交情不深,但是亞那三王子的事蹟可是被我們精靈一族永誌難忘,我們當然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三王子的孩子陷入泥沼,對冰炎殿下來說你只是他道路的一個污點而已。」

  「……這些話你怎麼不去跟學長說呢?跟我說有什麼用?」是看他好欺負所以越說越過分了嗎?「如果你真的認為你自己是對的,那麼你就去跟他說。」

  「你以為我們沒有說過嗎?」帶頭的那個人恨聲說道:「冰炎殿下根本就是被你誘惑了,一定是你使了什麼妖術了吧?說不定是你用言靈控制了冰炎殿下吧?」

  唷,竟然已經和學長說過了?怎麼沒有聽學長提起這件事嗎?那這樣的話應該也被學長狠狠教訓了一頓才對吧?竟然還敢來找他碴,還真是有勇氣呢!

  「什麼妖術啊?也太過分吧!」再說了,他的言靈到現在可還是時靈時不靈的,而且要是他真的對學長施展言靈的話,第一個打他的人應該會是褚冥玥吧?他們這些人,真是越說越過分,褚冥漾有點不高興了,而且說是在這樣每天被圍堵他也覺得很厭煩了,每天麻煩千冬歲他們並且也讓他們擔心,他也很過意不去。

  「總之,今天一定要讓你這個低賤種族答應離開冰炎殿下!殿下會知道這樣才是正確的選擇。」說完兩個人就朝褚冥漾攻擊了過來,也不等他是否有反應過來,簡而說之,就是要攻他個措手不及。

  對方的攻勢相當凌厲,招招就像是要置他於死地,褚冥漾一開始是一昧地閃避,不想招惹太多麻煩,畢竟他本來就不是跟學長還有其他人一樣是暴力主義者,若是要像他們那樣抱持著『不是敵人就是朋友』、『敵人就是要殲滅』的想法,褚冥漾覺得自己還要修練個好幾年才能達到這種境界。

  只是對方似乎和抱持著不同的想法,對方兩人還是持續進逼,而且還有越來越凌厲的趨勢,實在是沒辦法,要是讓冰炎知道他一昧閃避攻擊而受了傷的話,他絕對會被冰炎種在黑館好好教訓一番的吧?於是他拿出了爆符還有風符丟向了那兩人,終於開始了反擊。

  原本到最後他以為他已經控制局勢贏了那兩人結束了這場鬧劇,沒想到那個自稱闇河精靈一脈的人竟然會使出玉石俱焚的招式,他只記得黑色的詛咒朝他襲來,因為太過突然了,他沒反應過來也沒來得及防禦就被擊中了,再然後他記得的就是張開眼睛醒來躺在醫療班病房裡了。

 

  不過看大家這麼緊張的樣子,想來他這次受傷的真的不輕,連褚冥玥和白陵然都被驚動過來了,而且剛剛看冰炎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的樣子,提爾更是膽戰心驚的樣子(主要大概是怕褚冥玥和冰炎對他手腳相向吧?褚冥漾心想。),更不用提喵喵也是一臉擔心的樣子。

  「聽說是很高深的詛咒,就連提爾也沒辦法第一時間幫你解開,連月見也很是傷腦筋,是你姐去考問出解法的。」想到那個竟然敢因為無聊理由詛咒褚冥漾的人,冰炎就恨不得再把他挖起來教訓一番。

  「是喔,我也不記得了實際情況是怎樣了,我只記得被打到很痛而已。」褚冥漾說完這句話的下一秒鐘馬上就被冰炎打了頭,「好痛,我可是病患耶,學長你竟然還這麼用力打我頭,等一下變笨怎麼辦?」

  「你還敢喊痛,為什麼被攻擊這麼多次也沒跟我說?我剛剛問過千冬歲了,他說是你說不要告訴我的?」冰炎有點不高興的說,見冰炎一臉不悅,褚冥漾低下頭去看起來頓時有點可憐,冰炎也不好再嚴厲地說什麼,他坐在病床邊摸摸褚冥漾的頭,「我是擔心你出事,你看你這次就受了重傷不是嗎?」

  「這次我也不是故意的,本來是想躲開的,但是躲不開嘛!」褚冥漾也覺得這次實在是太衰了,遇到太多次的攻擊,因為厭煩也有些太過大意了,「至於要千冬歲不告訴你也是怕你擔心,你最近不是很多任務嗎?我不想要還要因為這種事情讓你操煩,既然是針對我而來,我也應該要自己去面對,不能老是依靠學長替我解決事情,這樣的話不就像他們說的一樣,我只是一直糾纏著你讓你替我解決所有事嗎?」

  冰炎無奈地摸了摸褚冥漾的頭,心裡卻一直想著方才褚冥玥說的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靜晨 的頭像
靜晨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