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就看文州啦!』葉修輕輕巧巧的一句話,就決定了今天葉家午餐的主廚便是喻文州了,喻文州也不推托,很乾脆的答應了下來,葉秋覺得無所謂,要是不好吃了他還可以刺喻文州幾句(典型的小姑狀態啊葉秋大大)。

  所以,喻主廚現在正和欽點他做菜的人,走在超市裡,葉修正一臉新鮮的看著生鮮蔬菜區,喻文州拿起了一把青菜,看了看新鮮度不錯就直接放到了推車裡。

  「你打算做什麼?」葉修有些好奇,喻文州看起來就好像已經想好了午餐的食譜,就算他是臨時的要他準備午餐,不過他看起來還是很輕鬆的樣子。

  「你喜歡吃麵嗎?」不算是正面回答葉修問題,不過也算是個回答了,然後隨手又拿了一盒蛋。

  「喜歡,葉秋也喜歡。」葉修也從一邊的架子上拿了顆高麗菜還有旁邊搭著促銷的柚子沙拉醬,「切高麗菜絲搭著醬,葉秋超喜歡。」這也算是變相的告訴喻文州怎麼討好葉秋。

  「天氣熱,我想你們大概不會想吃湯麵,最近冷麵不是很有名嗎?還是想吃烏龍麵?」喻文州歪了歪頭看著葉修。

  「烏龍麵吧!我好久沒吃,不過烏龍麵不是都湯麵嗎?」葉修看著喻文州又拿了一把蔥,還有兩盤肉,「那是絞肉吧?要做什麼?」

  喻文州大概可以了解為什麼人家常說夫妻和情侶一定要來逛逛超市,必推薦行程──可以增進感情又可以有人一起拿東西。

  「炸肉餅當作配菜,應該不會不喜歡吧?」喻文州又看了葉修一眼,他記得葉修是喜歡吃炸肉餅的,他想葉秋的口味大概不會和葉修差太多吧?

  「喜歡,葉秋特別喜歡吃肉,放心吧!」葉修看著走在他前面正在挑選菜的喻文州,突然覺得有點眼熟,就好像面前這一幕他好像看過,「我們以前曾經一起來過超市嗎?」他非常肯定出車禍後他沒有和喻文州一起來過超市買東西,既然他現在覺得眼熟,那就一定是失憶前的事情。

  然後他看見喻文州的腳步停了下來,喻文州轉過頭看著葉修。

  「是啊,我們的確曾經一起來買過東西,之前你說要做魚片粥的時候,我們連續五天都來買,也吃了五天的魚片粥。」也讓他那一陣子,看到魚片粥就有點反胃。

  「之前也是,再和沐橙說到魚片粥的時候,也是忽然閃過畫面,然後就脫口而出了。」葉修微微笑著說:「看來我對魚片粥真的是印象很深刻呢!」

  然後喻文州又挑了幾樣東西,就和葉修回家了,回家途中葉修還到便利商店買了一支冰棒,吃了一口之後,像是突然想到一樣,回頭問了喻文州。

  「吃一口嗎?」喻文州先是嚇了一跳,然後拒絕的搖搖頭。

  「不用,你自己吃就好了,又沒有幾口的東西。」喻文州笑笑地說,不過葉修卻把冰棒直接伸到了他面前。

  「沒關係,就吃一口而已,你能吃多少?」葉修這樣說道,喻文州在盛情難卻之下只好咬了一口,然後突然想到……

  這樣他和葉修不就間接親吻了嗎?不過看葉修好像不是那種意思,好像就真的只是想跟他分享而已,喻文州不禁失笑,自己想太多了吧?

  在一旁非常鎮定地吃著冰棒的葉修,其實內心有些慌亂,剛剛他真的下意識的就把冰棒給放在喻文州面前了,不只是喻文州愣住了,就連葉修自己都愣住了,但是既然都已經伸出去了,這時候再把手給拿回來實在是太刻意了,索性就真的讓喻文州吃了,而且葉修盡量表現出自然的神色,應該不會被喻文州發現的。

  然後葉修東扯西扯的問了一些失憶前的事情,喻文州也察覺出葉修大概是剛剛的狀況有些尷尬,便從善如流配合葉修。

  「話說,我們之間是誰先告白的啊?」根據蘇沐橙告訴他的,應該是在喻文州為了保護他受傷之後,然後他們不曉得發生什麼事情,再然後的某一天就看見他們兩個人在一起了。

  『而且第一個知道的還不是我,我真是太傷心了。』蘇沐橙半是抱怨的說,不過葉修還是看得出來她眼裡的笑意。

  「這個嘛……」喻文州認真想了一下,「嚴格說起來的話,大概是我。」

  葉修決定將這個話題留到午餐之後再談。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