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在校慶舞會上和喜歡的人告白,就會獲得幸福。』

  「這是什麼傳說,到底是誰亂傳的啊?」陳果表示疑惑,校慶結束後沒過多久,忽然在學校裡出現了這個傳聞,她是今天聽到班上女生說的時候才知道這件事情,讓她百思不得其解,「沐橙妳有聽說這件事情嗎?」

  蘇沐橙搖搖頭然後說:「我也是剛剛才聽說,不過妳不覺得也不錯嗎?這樣子舞會說不定就會成為學校以後的傳統,希望明年也會繼續辦。」

  關於這個傳言,陳果其實也不是很在意,只是有點小疑惑而已,而蘇沐橙則是覺得這樣會有好的影響。

  「難不成是昨天晚上舞會的時候,有很多人在氣氛的烘托之下就告白了,然後也被接受告白了,所以才會有這個傳聞出現?」陳果不禁猜測的說:「如果要能傳出這樣的傳聞,至少也要這樣子才會傳開吧?」

  「應該是吧!我今天就看見那個乙班的班花和班草在一起了,聽說也是校慶的時候告白然後才在一起的。」蘇沐橙有點感嘆地說:「難怪最近總覺得情侶好像變多了,林蔭大道上也一直都看到雙雙對對的人,重大活動之後好像就會有這樣的狀況,閃光連連。」

  「真羨慕啊!」陳果一邊說一邊看向從剛剛就不曉得在辦公桌做些什麼的葉修對他說:「你說呢?葉修。」

  像是沒有聽到陳果叫他的葉修,雖然看起來像是看著書,但實際上認真看的話就看得出來,其實葉修根本就在發呆,手上的書已經超過十分鐘都沒有翻頁了。

  「葉修?」陳果又叫了一聲,她回過頭看了蘇沐橙一眼,用眼神詢問蘇沐橙『這葉修今天是怎麼了?』,蘇沐橙也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陳果只好站起來走到葉修旁邊,略提高聲量又喊了葉修一次,「葉修?」

  大概是被陳果的音量給嚇到了,葉修立刻回過神來看著四周,然後就看見陳果站在他旁邊,而蘇沐橙也正看著他,「怎麼了嗎?」

  「你在發什麼呆啊?」陳果疑惑的看著葉修,看葉修好像下意識的就要回答她,「別說你在看書,連看的書拿反的你都不知道呢!」

  葉修看了看自己拿的書,還真的拿反了,他就笑笑地把書放在桌上了,「我剛剛是在想事情不小心想出神了,怎麼了,剛剛在說什麼嗎?」

  陳果又重新坐下,然後對葉修說:「也沒什麼,只是剛好談到最近在學校流傳的傳言。」

  「什麼傳言?我沒聽說過。」葉修好奇的問,竟然有身為學生會長的他不知道的傳言?這可得好好聽聽。

  「就是『傳說中,在校慶舞會上和喜歡的人告白,就會獲得幸福。』的這個傳言。」陳果又重複了一次她剛剛說的話,然後沒聽到葉修有什麼反應,反而看見葉修又走神了。

  「葉修,我在跟你說話耶。」陳果拿了一張剛剛揉成團的紙丟向葉修。

  「……」被紙團丟到的葉修反應過來,就看見一旁偷笑著的蘇沐橙還有怒目圓睜的陳果,「抱歉,是,我聽到了,關於這個傳聞……」

  「你們有聽說聽說嗎那個『傳說中,在校慶舞會上和喜歡的人告白,就會獲得幸福。』的傳聞嗎?我們班傳得到處都是呢大家也都說那場舞會很不錯──」黃少天一開門就展開大嗓門滔滔不絕的開始說話。

  「聽到了,就算沒聽過也已經因為你聽得很清楚了。」葉修用著無奈的語氣說:「你這個大嗓門什麼時候能改掉啊?」

  「……」黃少天惱怒的看著葉修,像是想要反駁卻又找不到可以反駁的話語,所以只能別過臉去不說話。

  「唷,竟然沒生氣。」葉修略帶著興味的看著黃少天,「脾氣變好了呢!」

  「文州讓我不要老是被你給惹到炸毛。」黃少天冷哼了一聲然後說。

  「說到這裡,喻學弟呢?怎麼今天沒有跟你一起來?」陳果看著黃少天空空的後頭,疑惑的問。

  「啊,文州啊,他感冒了,而且是重感冒,這幾天都請假。」黃少天說完的時候,從葉修那邊傳來東西掉落的聲音,然後大家都看向葉修。

  「……沒事,手滑了一下,只是筆掉了而已。」葉修笑笑的回答,然後把掉在地上的筆給撿了起來。

  「這麼巧,葉修這幾天也是感冒呢!只是不怎麼嚴重。」蘇沐橙看了看葉修,又看了看黃少天,最後看向葉修,「該不會是你傳染給喻學弟的吧?」

  「我?」葉修驚訝的看著蘇沐橙,「為什麼會是我傳染給他的,而且我只是小感冒而已,又不像他是重感冒。」

  「文州雖然平常身體不錯,不過只要一感冒就會非常嚴重。」身為竹馬竹馬,黃少天自然非常清楚喻文州的狀況,「前天晚上甚至還發燒了,真是差點沒嚇死我。」

  「這樣嚴重啊?有去看醫生嗎?」沒想到喻文州的感冒這麼嚴重。

  「嗯,前天晚上的時候我帶他去掛急診了,今天已經好很多了。」黃少天將書包給放到椅子上。

  正當蘇沐橙正和黃少天討論該帶什麼好消化對病人好的食物回去的時候,葉修看起來若有所思的樣子,蘇沐橙剛好回頭看到,然後像是知道什麼似的笑了一下。

  「妳笑什麼呢?」陳果好奇的問。

  蘇沐橙搖搖頭說:「沒什麼。」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