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畫面轉回現在,現在葉修正坐在家裡喝著冰冰涼涼的紅豆湯圓,聽著蘇沐橙透漏的八卦……呃,蘇沐橙強烈抗議,這不是八卦而是午餐的謝禮。

  「……沒想到,雖然失憶但是你的手藝還是在呢!」這是蘇沐橙在吃完葉修親手做的鮮魚粥之後的感謝,一旁的葉秋冷哼了一聲。

  剛剛看到葉修片魚肉的時候,跟之前做菜給他的時候一樣非常熟練,就知道葉修肯定是常做,葉秋是誤以為蘇沐橙吃很多次,孰不知他真誤會蘇沐橙了,其實認真算起來的話,吃最多次葉修煮的東西的人,是喻文州才對──把那些葉修做失敗的成品也一起算進去的話。

  「好的,別再吃醋啦!要是改天黏人弟弟也可以自己親手做料理給我吃的話,做哥哥的我也會非常感人的。」葉修揉了揉葉秋的頭,而被揉頭的葉秋則是不甘心的拍開葉修的手。

  「只不過是做料理而已,怎麼可能難得了我。」葉秋不甘示弱的說。

  一旁已經看習慣這對兄弟用打情罵俏當作感情好證明的蘇沐橙,則是喝了一口奶茶。

  「話說回來,喻文州真的喜歡吃甜食啊?」葉秋哼哼的說:「那我應該拿一大堆紅豆餅丟他臉上才對。」

  「嗯嗯,而且比起來他最喜歡吃的剛好是紅豆,所以說是紅豆餅也是他喜歡的東西。」蘇沐橙笑笑地說,一點也不在意剛剛葉秋講的明明就是要拿紅豆餅丟喻文州這種事情。

 

  過了幾天,當喻文州來到葉修和葉秋的家拜訪的時候,他發現桌上忽然多了些食物,有奶油餅、小餅乾等等之類的,讓喻文州覺得有種不妙的預感。

  果不其然,因為葉修還在樓上磨磨蹭蹭不知道在摸什麼,所以先出來代替自己哥哥招呼客人的葉秋難得給了喻文州好臉色,接過喻文州帶來的禮盒。

  「外頭天氣熱吧?喝點飲料吃點點心,這都是我們廚房阿姨做的,像這個紅豆餅熱騰騰的正好吃呢!」葉秋將那盤熱騰騰還冒著熱氣的紅豆餅推到了喻文州面前,「這種東西就是要熱熱的才好吃,是用非常高級又好吃的紅豆去做的,好好品嘗吧!不用客氣。」

  不曉得是不是喻文州的錯覺,他總覺得葉秋剛剛說的話彷彿意有所指……看了看桌上的紅豆餅,喻文州想起了一件事情,那是之前葉修單獨約他出去吃東西,也是指定要去吃紅豆湯圓,那時候也是像葉秋一向帶著意有所指的笑容,葉秋應該不至於在紅豆餅裡面下藥吧?。

  「……謝謝。」喻文州先謝過葉秋的好意,然後在葉秋關愛的視線下勇敢地拿起了一塊紅豆餅咬了一口,「真的很好吃。」

  「既然愛吃甜的,等等就多吃一點,吃不完也可以打包帶回去,我特地讓阿姨做了很多,絕對不會不夠吃。」葉秋微微笑著說。

  ──看來葉秋想找喻文州麻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當葉修終於慢吞吞的下樓時,看到就是這樣奇妙的場景,葉秋不停的勸說喻文州吃點心(笑裡藏刀),喻文州一臉苦悶卻還是必須保持得體微笑的表情,這個畫面讓葉修忍不住想笑,當然,他也真的笑出來了,然後他的笑聲也引來了樓下兩位男士的注意。

  「終於下來了?」其實葉修比預定起床的時候晚了兩個小時,如果是平常的葉秋,肯定會虧葉修幾句的,不過因為有別人在現場,尤其那個別人又是喻文州,葉秋當然為了替葉修留一點面子是不會開口虧他的,所以也只是輕描淡寫的說了句話,就好像他剛剛只是單獨招呼了喻文州十分鐘而不是一個小時。

  「嗯,我不小心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所以才晚下來了。」葉修說瞎話的本事還是一流,而且表情還非常自然,特誠懇,讓人以為他不是故意的。──但其實他是故意的又如何呢?

  「沒關係,前輩的弟弟招呼我吃非常好吃的點心。」看見葉修下來了,喻文州心中微微鬆了口氣,剛剛葉秋硬逼著他吃了幾盤的甜點,縱然他喜歡吃甜點,也不是這樣的吃法吧?喻文州在後來也發現葉秋應該是故意整他的,只是喻文州又能說葉秋什麼呢?

  「……是啊,有好些都是昨天就請阿姨準備的,不過有些需要現做、熱騰騰吃的就是今天早上現做的,比方說,紅豆餅。」葉修說完後迅速的向喻文州眨眨眼。

  喻文州嘴角微抽,又是紅豆餅?到底蘇沐橙都說了些什麼。

  「既然你都下來了,那我就去書房了,有些事情要處理。」正主都下來了,葉秋也不想在這裡礙眼,但是也不放心讓他們兩個獨處,索性也不出門就待在家裡做事。

  看見葉秋用防賊的眼神看著他,喻文州再一次感受到兄控不是好惹的,看看剛剛桌上他吃掉的那幾盤點心就知道了。

  「嗯。」葉修點點頭表示知道了,「我記得阿姨做完點心就放假了吧?中午吃什麼?」

  「外送吧?你有想吃的嗎?」葉秋不明白自家兄長問這什麼問題,難不成他想自己下廚?

  「我記得文州說過你會煮飯吧?」葉修微微笑著問喻文州。

  「我是說過……」不過這跟他會煮飯有什麼關係,喻文州微怔了一下,葉修不會是……

  「那今天我們的午餐就看文州啦!」葉修笑呵呵的說。

創作者介紹

永恆.夢迴

靜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